丛林五霸游戏技巧ko
異國他鄉女同事   都市激情 

異國他鄉女同事

剛進公司的新人,名片上的抬頭叫「助理會計」,第二年變成「高級會計」,第三年就是「助理經理」了。

  表面上,這沒什么了不起,只要能熬到第三年,都能升助理經理。但實際上,在新晉升的助理經理這個人群中,成員之間的經驗和專業水平是非常參差不齊的。而造成這個差異的原因就是一個新人助理經理在進公司頭兩年的經歷。有些人從進公司起就做一兩百人同時參與、一做就要一兩年的的大項目,比如新股首發上市(IPO),也許頭兩年就在不緊不慢地打雜中度過了,有人甚至兩年過后連工作底稿都沒做過的幾張。

  也有些人從一開始就做小項目,比如外資企業年度法定審計和集團報告審計。這類項目時間緊、任務重、經理催、客戶罵、家人窮操心、戀人不理解,往往把人折磨得苦不堪言。但在如此折磨下仍能茁壯成長的人,必然能在審計這條路上走得很遠——比如我,又比如凱文。

  剛剛晉升助理經理不久,我就收到通知,讓我作為天朝分公司的代表去南半球的布拉茨國,與來自世界各地分公司的新助理經理代表一起參加總公司舉辦的年度公益宣傳活動。我知道,這機會很難得——華夏國我們這批新助理經理總共有三百個人,而名額只有兩個——另外一個是來自帝都分公司的凱文,Kevin。凱文是身材高挑的帥哥,待人親切,談吐得體,仿佛從《灌籃高手》動漫場景里走出來的仙道彰——而我呢,就是崛田德男學長……雖然很談的來,但我倆的氣場很不一樣——雖然都是野獸,但他是狐貍,我是狼。

  布拉茨國的夏天就是爽,陽光、碧海、沙灘,還有滿街可見的拉丁美人。四天的活動很快結束,最后一天下午布拉茨分公司安排了沙灘派對。噴香的烤肉、冰涼的啤酒、震耳欲聾的拉丁音樂,還有一場讓我倆都永生難忘的沙灘排球賽……

  一看到排球,我和凱文都覺得手癢——我倆都在各自的大學里打過校隊,我打副攻手,凱文是主二傳。雖然我們都沒打過沙灘排球,但估計感覺應該差不多吧。我們走到場邊時,一場比賽剛剛結束。來自雄鷹國的兩個白人男生被打得一敗涂地。這兩個家伙之前在活動中都特別拽,毫無團隊精神,誰都不愿意和他們合作。看他倆輸了比賽,周圍的觀眾都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勝利一方的兩人正抱在一起尖叫地慶祝——竟然是兩個女生?!當我和凱文看清兩個女生的臉時,我倆不約而同地「哦」了一聲——原來是她倆。矮個子的叫露西亞,來自布拉茨的鄰國,略黑的膚色,燦爛的笑容,豐乳肥臀很讓人擔心貼身的運動比基尼會隨時綻開,地道的拉丁美人一個。她在活動中十分活躍,對職業的執著和公益事業的熱愛令人印象深刻。高個子的是希爾達,雖然是本地人,但無論是名字還是長相一看就是日耳曼人——平日里如瀑布般的淡金色長發現在腦后結成發髻,戴著運動眼鏡,比基尼下的春色雖不如露西亞那么惹眼,但配上她勻稱的身材,別有一番風味。我和希爾達打過幾次交道,很欣賞她對人對事都一絲不茍的做派。

  「還有隊伍來挑戰我們的無敵拉丁組合嗎?」主持人大聲問。

  我和凱文相視一笑,雙雙舉手示意。

  「又有新的挑戰者啦——兩位來自華夏國的紳士組合,扎克和凱文!!!比賽15分鐘后開始。」隨著主持人聲嘶力竭地呼喊,整個球場又沸騰了……

  「Hi,凱文,沒想到你還擅長運動?喜歡沙灘排球嗎?華夏國有很多人打沙灘排球嗎?」我們四個人剛面對面站定,露西亞就一連串的問題。

  在凱文風度翩翩地回答露西亞的問題時,希爾達摘下了運動眼鏡——蒼冰色的眼眸,輪廓清晰的五官,堅毅沉著的神情,健康的膚色——讓我瞬間想起了日耳曼神話中的女武神,希爾達說話了,以她那略低沉又充滿磁性的女聲:「扎克你好,很高興能與你同場競技。」然后和我握手。這哪里是問候,分明是在下戰書嘛。

  「也是我的榮幸。」我回答,然后問道:「你倆剛打完一場,要不要多休息一會兒。」

  「不,謝謝。我們可以馬上開始,不需要休息。」仿佛聽出來我在挑釁般,希爾達針鋒相對。

  「放輕松,放輕松。15分鐘后場上見!」露西亞笑嘻嘻地拉著希爾達走開。我和凱文也馬上走到一邊開始練球。

  原以為沙灘排球也是排球,我們很快就發現自己太想當然了。等我和凱文剛剛找到點手感,十五分鐘就到了。

  隨著希爾達的一個大力跳發,比賽開始。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幾個來回過后,我們就發現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很快就進入了拉鋸戰——原因很簡單,雙方都是攔網攔不死,但扣殺也扣不死。三局兩勝,目前一比一平。決勝局我們比分也咬的很緊,終于我們好不容易搶到了賽點。我剛要發球,突然看見凱文把手背到身后,給我打手勢:快攻……二號位……

  什么?兩個從沒配合過打完全場的人打快攻?而且是在自己有賽點的時候。瘋了嗎?

  我還在猶豫,突然聽到對面傳來一聲希爾達的一聲怒吼:「放馬過來啊,磨蹭什么!你倆要能贏下這場比賽,今晚我和露西亞任由你們發落!」我抬頭一看,希爾達的發髻已經散開,一頭金發隨海風飄散,運動眼鏡早就不知去向,眼中的殺氣迎面撲來。這一聲大喝讓安靜多時的球場頓時沸騰起來。凱文也扭過頭來狠狠盯著我,英俊的臉上兇相畢露。好,拼了。我冷靜下來,穩穩當當的一個上手飄球過網,希爾達接球,露西亞二傳,希爾達依舊高舉高打——這種堂堂正正的打法仿佛閃擊戰中日耳曼戰車的洪流般勢不可擋。凱文,就看你的攔網了!好!攔到球了就行,不用攔死!我穩穩地把球墊給凱文,然后馬上跑向二號位,助跑、起跳、騰空、展腹、抄手、揮臂——凱文的背傳球來了!干的好!

  「嘭」!!!一聲悶響,排球劃著下弧圈,狠狠砸在對方場內——快攻完全騙過了露西亞的攔網!我們贏了!

  晚上,所有人轉戰到沙灘附近的酒吧繼續狂歡,時不時有人來找我和凱文拼酒搭話,露西亞早就黏在凱文身上卿卿我我了。我比較拘謹,還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周圍的人講話。已經換好水粉色露肩T恤和白色熱褲的希爾達坐在旁邊笑吟吟等看著我。

  「我佩服你,扎克。」她說道:「在那種情況下你能當機立斷打快攻,不容易。」

  「不不不,快攻是凱文的主意。我只是配合他……」我可不想貪天之功。

  「不,他是參謀,你才是決策者。」希爾達打斷我。

  「那場過去的戰爭……如果日耳曼當時的決策者也能像你剛才一樣當機立斷的話,我們也許不會輸……」她望著遠方悠悠的說。

  「不,你們沒輸,日耳曼現在仍舊是歐陸第一強國,不是嗎?沒有日耳曼,哪有今日的歐陸聯盟?尤科和法爾賽戰勝了又如何,如今不還是雄鷹國的附庸?」我寬慰她道。事實上我的確這么認為——一個國家敢于向整個歐陸挑戰,雖敗猶榮!

  「哈哈,沒想到你還是個歷史學家嘛。」她笑了。我突然發現她笑起來很漂亮,仿佛高原上被雪水滋潤過的春花,絢爛而倔強。

  「我說,接下來我們去哪兒?你房間還是我房間?」希爾達突然轉頭盯著我說,「我說話算話,聽憑處置。」

  我一下子臉紅了,不是裝純,而是這么直接的邀約讓我不知所措。

  「賽場上的玩笑話嘛……何必當真……」我敷衍到。

  「你這人怎么這么被動啊?」

  「……這是文化差異,我們東方人……」我試圖辯解。

  「扯淡……就你是東方人,那凱文不是啊?」她反詰。

  「凱文也是,所以他也……」我四下里一張望,凱文和露西亞早就不知所蹤……

  擁著希爾達往酒店走,我倆都喝得不少,多少有些踉蹌。但我腦子還很清楚,忍不住問道:「你怎么就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喊出「任由你們發落」呢?首先,賽點在我們手上,你們本來就不占優勢。即使我不用快攻,而是拼盡全力一個跳發球,你也未必接的到啊?其次,你光說我們贏了有什么好處,沒說你們贏了有什么好處啊?」

  她停了一下,說:「其實我當時火很大,覺得你們怎么這么難纏,那句話就脫口而出了。唉,我那脆弱的理性啊……」

  酒店里,凱文住我隔壁。五星級酒店的良好隔音設施都擋不住凱文和露西亞歡愛時的春聲——也就是在國外,在天朝早TM被舉報了,我嘀咕著。經過他房間門口時,我和希爾達相視一笑。走進了我的房間,我就習慣性翻開筆記本電腦,準備查看公司郵件——對那時的我來說,世上只有兩種東西逃不掉:一是死亡,二是老板的郵件。

  「啪」希爾達粗暴合上我的電腦屏幕。

  「別啊,有公司郵件……可能有工作……」我有點不悅。

  「Fuck off your work, and fuck me up!With your fucking dick!Fucking now!」(「去TM的工作,來操我,就用你的家伙,就TM現在!」)希爾達的臉離我近在咫尺,以震耳欲聾的分貝數在我耳邊喊完了上面的話。

  當我嗡嗡作響大腦還在下意識地數她一氣說了幾個fuck時,她一把摟住我然后襲吻了過來,如暴雨般,讓我措「口」不及。和她在球場上直來直去的風格一樣,她的舌撬開我的牙關,如蛇信般和我的舌糾纏,我們大口喘著氣。我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酒精的氣味加上白種女人皮膚的那種略微粗糙的觸感讓我欲火萬丈,下身的家伙被短褲禁錮得生疼。我開始反擊。

  幾聲裂帛過后,希爾達的露肩T恤已經變成凌亂的布片落在地上。我左手擁住她,右手一把扯下她的胸衣,開始肆無忌憚地在她胸前肆虐。沒想到竟然滿手的豐隆緊致。定睛一看,才發現她胸前那根本就是一對兇器,只不過平日藏在全罩杯的文胸里不肯示人罷了。一對胸乳呈對稱的半球型,由于常穿比基尼的緣故,沒被陽光暴曬過的皮膚白皙細膩。粉紅的乳暈中央,堅挺的乳頭已漸漸充血。

  「對,就這樣,對……哦……對,就是那兒」她咯咯地笑著。

  我一下把希爾達扔在大床上,三下兩下的撕去自己的衣服,擺脫束縛的欲望在我身前矗立。從她在我身上四處流轉的眼波中,我看的出她喜歡強壯的男人。她的熱褲很緊,我使勁兒一扯,繃開的扣子四處飛散。

  當我褪去她下身最后一道防線時,清楚地看見棉質的高腰內褲和她下體之間拉起一條長長亮亮的絲。我跪坐在床上,把她的雙腿推向肩膀,然后托起她的臀,就在她的眼前近距離視奸她的私處——盡管隱私媒體和啄木鳥的黃片我看得不少,但我依然無法用準確的語言形容當我第一次看到實物時的震撼。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實踐出真知」,古人先賢誠不我欺也——她下體的毛發清理得很干凈,粉色的花蒂完全探出頭來,大小花瓣已經由于過度興奮充血顯得有些腫脹,門戶大開。我俯下頭去,感受她蒸騰的欲望,然后從花房外緣開始,螺旋式地滿足自己的口舌之欲,貪婪的呼吸著欲望的氣息,痛飲那汩汩的瓊漿。

  「啊……好棒……扎克……」希爾達大聲浪叫,身體如蟲般扭動,有力的雙腿在我頸后交纏,越來越緊,并大聲催促。

  「快,我要你的家伙,快,進來!」

  我剛準備用自己殘暴的欲望去撻伐她汪洋一片的腔道,突然心念一動:也許像下午在球場上一樣用點戰術會更好吧。看我起身,希爾達眼中涌出一絲希冀。突然我一下反向跨在她身上,欲望的長矛直指她的檀口,我轉頭等著血紅的眼睛命令她:「賤人,吹我的家伙」

  希爾達吃了一驚,看著我不容置疑的表情,她臉上突然涌現一種沉迷和渴望,開始順從地吐納我的兇器。

  「噢……」這回輪到我呻吟了,強忍時不時襲來的崩潰感,我低頭繼續蹂躪她下體的柔嫩——一只手快速上下輕撫小花瓣,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探入濕熱的腔道輕輕地勾弄穹窿處的一小塊硬硬的上壁,同時含住花蒂并用舌尖時不時地輕掃花蒂和腔道入口的中間地帶——現在想想,我能同時做這些動作還真多虧工作時的修煉——工作時經常要左手盲打臺式計算器,右手盲打電腦鍵盤字母區,筆沒處放我就嘴里叼著……

  「嗯……哼……啊……」為我服務的希爾達突然開始渾身顫抖,我一百六十斤的身體差點壓不住她強力的掙扎。突然我感覺到她開始咬我了,殊不知隱隱的疼痛反倒激起我的反抗意識:好啊,我和你玩到底,看誰能熬得住。

  突然,她的猛然挺起下腹,力量大得把我撐了起來,濕滑不堪的腔道還是有韻律的收縮,緊緊裹住我的兩個手指,然后發出母獸般的嘶吼。我不依不饒,試著和那韻律同步地勾弄腔道里那硬硬的一處,停下上下撫弄的手,將小花瓣分開,用舌尖在里面劃著圈猛舔。

  讓我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希爾達的嘶吼戛然而止,變成一種纏綿悱惻的哼聲,不知道她在哼些什么,只覺得她的腔道一陣接著一陣的收縮,熱熱的尿液如水箭一樣一束束地噴出……我躲閃不急,舌頭被射中一束,酸澀和腥臊充滿整個口腔。像著了魔一樣,我一口含住那還在噴射中的腔道口,用口腔徹底體會那一股股噴射,同時我的累積的欲望在希爾達的口中陡然暴發……

  等我回過神來,像被從水中撈出來的希爾達仍然一動不動,枕頭上到處都是她吐出來的精液,身體很涼。我有點慌了——可別鬧出人命啊。情急下我連忙拍打她的臉,幾下猛拍過后,她失神的雙眸緩緩轉向了我,眼角留下淚來。

  我心里一塊大石落了地,趕緊給她蓋好被子,下床用咖啡壺燒了點熱水,用酒店迷你吧里的砂糖調了一杯白糖水,試試水溫合適,一口一口的度到她的口中。兩杯白糖水下去,她才長出一口氣,回過神來,癡癡地看著我,然后呢喃了一句:「Ish liebe dich」(日耳曼語:我愛你。),然后馬上就在我懷里睡著了,輕輕地打著酣。那時我還不懂日耳曼語,只依稀記得發音,然后覺得自己的下身火辣辣地疼,在希爾達勻凈的呼吸中,我也睡去……

  等我醒來,天已大亮。早已起床的希爾達自說自話地從我行李里揀出一件白襯衫穿在身上。看我醒來,她朝我笑笑,然后去泡咖啡。在她背對著我彎腰擺弄咖啡機時,筆直勻稱的雙腿,翹翹的屁股和那依然緋紅的花房被我一欄無余,一股邪火剛要升騰,嘶,下身的疼痛馬上讓我恢復正常。希爾達轉身端咖啡給我時看到了我臉上呲牙咧嘴的表情,連忙問怎么了,我趕緊說沒什么沒什么。

  一夜激情后的清晨總是有些尷尬。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咖啡,希爾達就盯著床上那一片狼藉發呆。突然她紅著臉開口了:「你……我……我們……」,連試了幾次也沒說出個完整的意思。然后還邊說邊用眼角瞟我的臉上的表情,完全沒有往日的那種鎮定。

  我一看就知道身為日耳曼人后裔的她又在試圖用「理性」去證明自己昨晚行為的合理性了,于是連忙接過話頭,用平緩的語調輕描淡寫地說:「我們昨天那場比賽打得太盡興,然后又喝了那么多酒,再加上隔壁凱文和露西亞的表演,所以一切就自然而然地發生了。很感謝你昨晚陪我,我很開心,真的。」她的表情果然如釋重負,漸漸地又和我有說有笑了。

  分別時,她開車和露西亞送我和凱文去機場。我坐在副駕駛位子,就聽見凱文和露西亞在后座各種難分難舍、山盟海誓。在反光鏡中,我看到露西亞的眼神里的似乎有真情流露的光,唉,都說拉丁女子容易動情,也許不假。反過來看凱文,他雖然嘴上說的好聽,但又恢復了往日那種淡淡的感覺。我突然對凱文有些不滿——你明知道這是萍水相逢,又何必把人家女孩子騙得那么入戲?唉,算了,我哪有資格評論別人,我也一樣卑劣,也許更卑劣……

  離別的時刻到了,可能剛才在車上被后座的兩人影響,我欲言又止,張口結舌。看著我的樣子,希爾達眼睛里滿是笑意,就連那蒼冰色的眸子都顯得柔和,她大方的和我握手:「一路順風,扎克。下次有機會來布拉茨,一定要告訴我。」

  飛機上,凱文呼呼大睡,看來他昨晚累壞了;我則在咀嚼希爾達昨夜的那句呢喃,發音好像是:「Ish liebe dich」……

........
評論加載中..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 日本sm电影集锦种子 海南麻将怎么打 七月1日北单比分推荐 山东十一选 单机麻将明星三缺一不联网免费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qq大众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巨人财富 澳门盘口足球即时赔率 黑龙江11选5基本 皇冠走地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188即时比分网 奥运即时比分 浙江20选5走势图 成都麻将机生产厂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