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五霸游戏技巧ko
【我和趙姐的故事】(22)【作者:52676】   人妻小說 
字數:6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二十二

  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我輕輕的推開門,看見趙姐正站在鏡子前,輕輕向臉上拍著卸妝水,她全身只穿著黑色的蕾絲邊內褲,光滑的皮膚在暖色光的映襯下給人一種肉欲的感覺。

  「去看看我的水怎么樣了」趙姐昂起右邊側臉,對著鏡子里的我說。

  「好」我用手捂著正在脹起的下體,匆匆的向浴盆走去。

  熱水嘩嘩的流著,龍頭下泛著白色的水花,半個水缸已經被盛滿,水氣不斷蒸騰,撲在我的臉上。我用手背碰了碰水面,有些燙,不過還好,應該能滿足趙姐「偏燙」的要求。

  「主人」我揣度了現在的情景,選擇了這個稱呼「水差不多了」

  「好」趙姐把頭發扎起來,側身對鏡子里自己照了照,語氣有些撒嬌「討厭,屁股又大了」

  「主人,你的臀型非常的好」我關上了龍頭,衛生間一下安靜了下來。「很……好看」

  「你不懂」趙姐緩緩扭了扭腰,用手在屁股上抓了一把「男人和女人對胖瘦的概念就不一樣」

  她對著鏡子皺了皺眉,然后轉身向我走來,雪白的雙乳隨著她的腳步顫動著,有著恰如其分的飽滿圓潤。我有些驚訝自己以前怎么沒有注意到趙姐有這么完美的胸型。

  「看夠了沒?」趙姐走近,站在我面前,用手托了托她的右乳,聲音里帶著一絲調情的意味「要不要摸摸?」

  「啊?」我有些晃神,把眼神重新移回趙姐的臉上,她微微瞇著眼睛盯著我,嘴角含笑,不戴妝容的臉上少了一絲風塵,卻更加的自然,皮膚緊致不像已經四十的女人,即使沒涂口紅,嘴唇依然豐滿,富有血色。

  我正看的出神,胸口突然一痛,「嗷」的叫出來,低頭一看趙姐正用指頭捏著我的乳首。

  「這幾天沒好好調教你,是不是又變傻了?」趙姐的力道放松,但還是掐著不放,左右擰著,疼痛的快感讓我下面硬了起來。

  「真是個變態」趙姐注意到了我的變化,笑道,另外一只手套住我的陰莖,慢慢擼動著,嘴唇湊近我的耳邊「今天伺候好了我,一會兒賞你」,然后對著我的耳洞輕輕吹了口氣。

  「是,主人」我舒服的渾身癱軟,勉強用兩條腿支撐著自己,感覺趙姐再這樣刺激我我就要繳械了。

  「把我的內褲脫了」趙姐兩手松開我,用手扇了下我的胸口。

  我走到趙姐身后,從后面靠近她的臀部,張開嘴,咬住內褲的松緊,趙姐身上的香水味一絲絲的滲入我的鼻腔,我牙一緊,慢慢的向下拽動,額前的頭發掃過她的腰窩,讓她身體抖了抖。嗔道:「癢」

  我沒有停下,輕輕的抱住她的大腿,咬住內褲的側面,往下一拽,趙姐的臀部就露在了我的眼前,渾圓的曲線,豐滿卻不累贅,我恨不得此刻就將臉埋入那神秘的溝股中。

  「怎么了?是不是很久沒有嘗過主人的味道了?」趙姐用手撩了撩水,然后扭頭,但沒有看我,卻知道我在看什么。

  「嗯」我用嘴叼著黑色的內褲,深呼吸著。

  「你進來之前我可剛用了廁所」趙姐配合著我的動作,讓內褲順利落地,她身體微微前傾,抬起一只腳,踩在浴缸的邊上,將下體在我面前打開,股溝直直的對著我的鼻梁,一朵粉色雛菊在我面前含苞欲放,很干凈,隱約有一些肛門獨有的氣息,經過我大腦的加工后,是一種致命的香氣。

  「水還有點兒燙呢,但我想先弄干凈我的屁股,怎么辦呢」

  「求你了,主人」我不假思索,口中瘋狂的分泌著唾液。

  「哦?求我什么?」

  「讓我舔您」

  「舔哪兒」

  「舔您的菊花」

  「菊花是什么?」

  我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主人是讓我說出屁眼二字。

  「是您的肛門」我想了想,找到另外一個中性詞,不知道為何,我在趙姐面前總是不能表達的那么直白。

  「哈哈哈哈」趙姐笑的抖動起來,臀部的肉也微微顫抖「就喜歡你裝正經的樣子,那你告訴主人,肛門是用來干什么的么?」

  「拉……排便」我知道趙姐想再次讓我窘迫,她確實也做到了,我臉有些紅。
  「怎么?都舔過這么多次了,這會兒還難為情了?」趙姐的屁股貼著我的鼻尖緩緩的劃了個半圓。那特殊的味道隨著距離的貼近愈發濃密,卻像催情劑一般,讓我深陷其中。

  「求您了,讓我伺候您吧」我感覺到一些液體滲出了我的陰莖前端。

  「我剛才說了吧,這里可是剛剛……用你的話怎么說來著,啊對,排便的地方,多臟呢」趙姐調侃著我。

  「求您了」我的喉結在蠕動著,腦子中只有這一句臺詞了「讓我舔吧」
  「好啊,那你告訴我」趙姐此時也已興奮了,我看見一絲閃光在她陰戶間掛了下來。「你的嘴,親過多少個姑娘?」

  「兩、三個」我用僅剩的理智回憶了那幾個模糊的臉龐,然而青澀的回憶在這巨大的誘惑下并未掀起什么波瀾。

  「舌吻過幾個?」

  「一個」

  「她叫什么」

  「栗雯」我腦海中快速閃過一個清純的臉龐。

  「好,我要你想著栗雯的樣子,給我來個深情的frenchkiss」
  法式濕吻的對象我當然不會理解錯。

  「是,主人」我兩眼已經失去焦慮,腦中想著前女友的樣子,愧疚感在被羞辱的快感的沖擊下很快就消散,我跪直了身子,將嘴向趙姐的褶皺探去。

  隨著我的嘴唇觸碰到褶皺的一瞬間,趙姐舒服的哼了一聲。

  我回憶著我與那個女孩接吻的情形,先用嘴唇輕輕的點綴著,用嘴唇的內側沾濕了所有的細縫,然后輕輕的張開雙唇,包住整個肉環,一點點的向外吮吸著,我能感覺到主人的肛門括約肌在我的吮吸下慢慢的放松下來。

  「嘶~」趙姐身子抖了一下「舌頭,對,舌頭動起來」

  我用舌根抵住趙姐的肛門,然后用均勻的力道滑動我的舌頭,一直溜到舌尖,完成了第一次舔舐,苦澀的味道漫布在整個舌頭,我卻甘之如飴,裹著口水被我吞咽下去。

  「對,就是這樣,繼續,舌吻你的姑娘的嘴唇,溫柔一點兒」

  在趙姐的命令下,我的唇舌翻動著,腦中想著栗雯與我接吻時她羞澀的表情,一邊用舌頭頂入主人的花苞,就像當時我用舌頭撬開女友的嘴唇一般。

  「啊」趙姐性致也被我帶起,我能感覺到她的手指在撫摸過陰唇,繼而摸住我的脖子,將一絲黏滑的液體抹在我的喉結上。「你真是個舌吻的高手呢」趙姐羞辱著我,語氣中帶著喘息,手指勾向我的嘴巴,將兩個指頭塞了進來,我忙用舌頭舔舐著上面殘存的液體,咸味占據了我的味蕾。

  趙姐將手移開,再次將玉臀壓在我的臉上「繼續」我忙將舌頭再次抵住花心上,舌根用力往內頂去。

  「喜歡嗎?味道是不是和她的嘴唇一樣?」趙姐蠕動著肛門,慢慢的吞食著我的舌頭。「嗯,哦,那個小賤人會不會這樣吸你的舌頭呢,嗯?」

  我只能嗯嗯的發出否定的聲音,想起第一次那個害羞的姑娘只會閉著眼睛微張著嘴,不知所措的接受一個生疏的舌吻。

  「好好記住主人的味道,主人的觸感,我要你在婚禮上親吻新娘的時候,腦子里浮現的是給我舔屁眼的場景,呵呵呵」我臉一紅,不禁贊嘆趙姐的想象力,同時意識到這句話很有可能成為我親吻新娘時的一句心理暗示,也許會在每一次親吻時浮現在我的腦海。

  「好了」趙姐突然身子一挺,與我的舌頭分開,我有些意猶未盡,想吃了半個的奶油蛋糕突然被奪走「舔的我好舒服,弄的人家又想大便了」她扭過身,若有所思的俯視著我「我在想,是不是真的能把你變成我的廁奴呢」

  我此時奴性正盛,早已經沒有了底線,伸出舌頭哈著氣說「愿意,我愿意」
  「不止尿在你嘴里哦」趙姐調皮的一笑「還有更多」

  「我明白」我昂頭看著我的女神,她的面色因為興奮還帶著一絲潮紅「我愿意」

  「看你那賤樣子,真想拍下來,不過有機會真想嘗試一下呢,大便在一個人的嘴里是什么感覺」趙姐一只腳跨進浴缸,慢慢的將腳浸入水里「哦~這溫度剛好」

  「主人小心」我站起來,扶著她,慢慢將全身泡進水里。

  趙姐坐進浴缸后,舒服的閉上雙眼,長長的眼睫毛上在薄薄的蒸汽中掛著水霧,嘴唇慢慢的呼著氣,似乎是徹底的放松了。

  「廁奴……」她沒有睜眼,喃喃道「有一刻我真的想來著」

  「主人只要愿意」我的陰莖開始發硬「我什么都沒問題」

  「這個以后再說吧」趙姐似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去把我的煙拿來,再拿杯酒」

  「紅酒還是香檳?」

  「香檳吧」趙姐嘴角微微一翹「就香檳」

  「好」我轉身出去,半軟的陰莖擦在大腿內側,濕乎乎的一片。

  香煙在趙姐的床頭,和她的手機在一起,我剛拿上煙的一刻,趙姐的手機亮了,一條微信的推送顯示在屏幕,是蘇珊發來的「Lynn,在么?我明天要去蘇州辦事,中午有時間見個面吧,叫上你的小狗狗[ 愛心] 」

  我沒有理會,拿上煙和打火機,轉身出去了。

  我再次進入浴室,趙姐還靠著浴盆閉目休息,聽見我進來,睜開一只眼睛,扶在浴盆邊沿的手對我招了招。

  「主人,你要的東西」

  「放這兒」她拍了拍邊「進來」

  「哦」我心中暗喜,這正是我期盼的結果,同時又有點兒緊張。

  浴缸很大,我坐進后還有一點兒空間,水有些偏燙,但隨著身體適應了水溫后就非常的舒服,我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氣,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

  趙姐單手撐著頭,一手靠在浴缸上,在熱水的浸泡中,面色潮紅,一縷被蒸濕頭發貼在側臉,更顯韻味,她眼睛半張,嘴角含笑,對著我說「好久沒有和男人一起泡澡了」我感覺到她柔軟的腳踩在了我的大腿內側,然后用腳趾向我的胯下摸索著。我有些害羞,但還是硬著頭皮沒有躲開,最終,她的腳碰到了我軟趴趴的陰莖上,我身子微微一抖。

  「好小哦」趙姐用腳趾夾住我最小狀態的陽具,輕輕扭動著「讓我想起我和我兒子小時候一起洗澡的時候,呵呵」趙姐的另外一只腳也參與了進來,慢慢的摩擦著我的肉棒,我能感覺到它在慢慢的變大。

  「有感覺了?」趙姐一只腳踏住我肉棒的底部,開始上下揉搓,因為沒有著力點,我只好由坐姿改為跪姿,用腳抵住浴盆邊緣來卡住自己。

  「看你那賤賤的樣子」趙姐輕笑道,另外一只腳浮出水面,伸在我的嘴邊,暗紅色的指甲油在水光中熠熠發亮,無比誘人。我用手托起她的腳后跟,張嘴含住了拇趾。

  「嗯,真乖」趙姐伸了伸腰,腳又向我伸了伸。身子側了側,拿起了酒杯,昂頭喝了一杯口「呃哦~」她舒服的呻吟起來「這樣的日子天天都有就好了」
  我的嘴巴忙著吮吸她的腳趾,沒法接話,只能發出嗯嗯的聲音來回應她。
  「輕點兒」我感覺到下體被跺了一下「趾頭都被你嘬腫了,前幾天不是剛吃過」

  「嗯嗯」我放松了嘴唇,用舌頭開始舔她的腳趾縫。

  「嗯,這才對嘛,平時不常洗的地方,好好給我舔干凈」趙姐配合的張開她的腳趾,讓我的舌頭能充分的接觸到趾縫中間。我捧著趙姐的腳,扭著頭,調整著舌頭的位置,將那為數不多的垢卷入口中,混著我的唾液咽下肚去。

  「腳底也舔,還有后跟」趙姐喝著酒,轉著腳踝「正好我的腳底泡軟了,把死皮給我吃了」

  「是」我稍微彎下腰,順著她的腳跟向底舔去。趙姐的腳保養的很好,我的舌頭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摩擦,舔到腳心時,趙姐咯咯一笑,腳往回縮了下「癢,腳底別舔了,換另一只」

  我把她的腿放回水池里,然后抬起另外一只腿,從拇趾開始。

  「那個栗雯是你什么時候的女友?」趙姐又開始用放下的腳摩擦我的陽物,我感覺舒服極了。

  「嘶~哈,大學同學」我把嘴從吮吸她腳趾中解放出來,說到。

  「她知道你有這么賤么?」趙姐調皮的用腳底按我的臉,我很受用的承受著。
  「不知道,我和她在一起很正經」我用嘴親著主人的腳后跟。

  「哈哈哈,她要是看見你現在這樣」趙姐試圖用腳趾塞進我的鼻孔,幾次不成功后,她賭氣的蹬了我的臉頰一腳,接著說「你說她會是什么反應?」

  「估計會崩潰吧」我厚著臉皮又抱起趙姐的腳,舔弄著她的腳背「她特別傳統,我倆做那事兒都是一個姿勢,我上她下」

  「多好的姑娘啊」趙姐的腳磨著我的雞巴,我的龜頭在熱水中紅通通的「怎么就能看上你」

  「我那時候也是真心對她好的」我說的倒是實話,我屬于很專一的類型。
  「那你就沒有開發開發她,讓她變成你的女主人?」趙姐又喝了一口酒,我感覺她眼神有些蕩漾。

  「沒有」我印象中的栗雯總是那么單純善良,在性愛中也總處于被動的那一方,比較害羞。

  「她沒有讓你舔過下面么?」趙姐收回了水下的那只腿,向外曲起膝蓋。
  「沒有」我的目光停在趙姐半浮在水面的玉峰,猜測著她的想法「她總嫌下面臟,每次做愛前都要洗干凈」

  「哈哈哈,那對你來說真是掃興呢」趙姐調侃到「那她呢,給你口過沒?」
  「沒有」我搖搖頭,開始舔著趙姐的小腿「我要求過幾次,都被她拒絕了」
  「Boring」趙姐昂起頭,將杯中的香檳一飲而盡,放下杯子后,她繼續說到「難怪你們分手了」

  「嗯,但主要還是畢業以后不在一個地方」我想起分手時她不舍的的眼淚,心里突然有些發軟。

  「后來呢?還有沒有聯系?」趙姐再次用腳底踩住我的臉,在空中左右扭動著。

  「嗯,偶爾有」我和栗屬于和平分手,并沒有鬧到老死不相往來,聊天中能感到她對我仍有好感,她告訴我相過幾次親,但都沒有結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也單身,所以還抱有希望。

  「很好」趙姐壞壞一笑,把另外一條腿也收進水里,雙腿對著我打開,對我伸出手勾了勾指頭,「你們的事一會兒再說」她的手腕一轉,指著水面下方「不知道你能憋氣多久,但最好足夠久,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主人」我懷著愉悅的心情,跪好,像虔誠的信徒一下俯下身去,去取悅我的女神。

  「嘩啦~」

  「嗯~」一縷水聲與女人愉悅的呻吟飄蕩在浴室的蒸汽之中,慢慢消散開來……

  事實證明我有些高估自己,水帶給舌頭的阻力姑且不說,僅僅是有限的肺活量就讓我難以繼力,水面很高,所以我的鼻子也一直無法抬出水面。而舔陰卻是一個需要持續施加外力的技術活,這讓我在水下相當的不好受。

  當我第五次浮出水面大口吸氣時,趙姐不滿的抓住我的頭發「沒用的家伙」趙姐用力把我的頭按進水里,用胯部摩擦著我的鼻梁,我的舌頭伸長著,想拼命的討好她。

  「躺下」趙姐正在興頭上,站起身來,拎著我的頭發,直接按到了盆底。我深深的吸進一口氣,躺在盆底,在水底看著趙姐雙腿分開在我頭的兩側,雪白的臀部坐進水里,然后蹲坐在我的胸口上,她調整了一下姿勢,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分開自己的陰唇,將那顆珍珠對準我的嘴唇。

  「來吧」我聽見一個模糊的聲音傳來,張開嘴,讓水填滿整個口腔,然后快速的舔弄著主人的陰蒂,水的阻力讓我的舌頭變的有些遲緩,但我依然拼命地翻動著舌頭,肺中的氧氣正在快速的消耗,我感覺到窒息感越來越強,我伸出手,拍打著浴缸,趙姐似乎還沉浸在我帶給她的快感中,我胸部的壓力反而更大了。
  我更加快速的抖動著舌頭,能感覺到趙姐身子開始有些微微顫動。

  氧氣已經完全耗完了,求生的本能讓我用盡全力向水面掙扎,主人似乎也看到了我的極限,不情愿的站起了身,讓我起身呼吸。

  我如獲大赦般喘息著,似乎已經多年沒有呼吸過空氣一般,趙姐俯視著我,目光中帶著一絲不屑「就你這樣也配做我的性奴?你的命比給我高潮還重要么?」
  「我錯了主人」我抹了一把臉上的水,仰望著趙姐,此刻冷酷的表情更凸顯出她在我倆關系中掌權者的地位。

  「躺下,我今天一定要在你的狗臉上高潮」趙姐惡狠狠的說,一只腳踩住我的肩膀,我借力再次滑躺進浴盆,睜開的眼睛還沒來得及適應水的刺激,就看見一個黑影壓了下來。

  趙姐不再讓我用舌頭舔她,而是雙手抓住盆邊,蹲坐在我的臉上,前后擺動臀部,用陰蒂磨擦著我的口鼻。我憋著氣,忍受著主人對我臉部狂熱的凌辱,嘴中偶爾能嘗到一絲咸味,我猜那是主人進入狀態的證據。

  90秒過去了,我被再次推到了生理極限,但趙姐也已經進入了狀態,我只好將臉慢慢向水面推了推,主人的胯部并沒有一個反作用力,相反,我的頭皮一緊,然后頭就被趙姐抓出了水面,只是我的鼻子依然被她用陰部摩擦著。我趁機大口吸氣,有不少水珠順著趙姐的股溝流進我的嘴里,我伸出舌頭,舔向趙姐的肛門。

  「嗯,對,伸進去」趙姐抓我頭發的手用了用力,鼻子上摩擦的頻率越來越快了,我感覺此刻自己的臉就是趙姐自慰的性工具,屈辱感讓我下體在水中快速的硬了起來。

  「啊,啊,我快了」趙姐一把又把我按在了水里,回到了開始的姿勢,只是此刻她的重心完全在我的額頭上,我的鼻尖都能感受到那顆蚌珠的火熱,我伸長舌頭,盡我所能刺激著主人的肛門。

  「啊,來了,我來了~」

  我感覺到臉上的肉體整個一緊,持續了大概兩三秒,然后人中處感受到一股水柱,咸味在嘴中蔓延開來,接著趙姐的重量就癱在我的胸口上,讓我氣緊起來。
  「終于完事兒」我沉在水底,看著水面上的燈光,鼓膜回響著水與浴缸拍打的聲音,欣慰的想到。

  然而一切并沒有結束,趙姐再一次蹲坐在我的頭上,沒有說話,只是從兩腿間盯著我,滿足的表情中帶著一絲壞笑,在那一瞬間我明白了她要干什么。
  一股淡黃色熱流從她的下體噴出,在我的臉上打著轉,卷成漩渦,繼而消散在這茫茫水中,我沒有閉眼,看著主人的圣水在我面前變化著,伸出舌頭去品嘗,有些苦澀,但這正是主人的味道,我在水下露出了笑容。趙姐也看著我笑了,似乎對眼前的杰作表示很滿意。

  趙姐站起身,抖了抖身子,幾滴殘余的液體落在我臉上方的水面上,激起幾層漣漪,我肺中的氧氣再次達到警戒線,我終于再一次浮出水面。

  「哈~哈~」我大口喘著氣,心跳的飛快。

  「把自己洗干凈」趙姐跨出了浴缸,濕漉漉的走向淋浴室,沒有看我「今天沒有伺候好我,等下要好好罰你」

  我目送趙姐進入淋浴房,低頭看著水中剛才她尿過的地方,用雙手捧起那里的水,撲在自己的臉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