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五霸游戏技巧ko
【扒灰都市錄】(09)【作者:鳥槍換炮】   亂倫小說 
字數:7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九章

  就這樣又進行了約莫半刻鐘的功夫,老人忽然不再呼氣喘息,極力的繃直了身子,美香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配合的將手上動作加快到極致。

  終于,隨著精囊的一陣急速痙攣,一股股濃精噴涌而出,濺了美香一身。甚至如云的秀發,白凈粉嫩的臉頰上也落了幾滴,依然握在陰莖上的玉手也是污跡斑斑,像是沾上一層油污蠟詬,被系在棒身上的棉襪更是被男人的精液淋地濕痕片片,泥濘不堪。

  「嗷…………哼…………哼,好媳婦,你真好,爸舒服上天了」

  美香待男人大張的尿道口不再有黏液溢出,這才緩緩起身,忍著酸痛的胳膊收拾殘局。

  …………

  位于城區西南角一片三面環山的開闊地帶,知名高等學府xz大學就坐落于此,灰白色的中國風門樓頗為磅礴大氣。

  時值盛夏,校內綠樹成蔭,嫩綠的草坪連成一片,花團錦簇,爭奇斗艷,微風拂過,芬芳四溢。縱橫交錯的校園道路將一棟棟莊重建筑物有序的劃分開來,星羅密布的假山亭臺點綴在一汪汪的小湖畔、碧水間,林蔭大道上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穿行如織,陣陣嬉戲追逐驚的鳥兒四散飛起,處處生機勃勃。

  在校園深處一角有一片低矮的多層建筑物,灰敗的外墻顯著它們頗有些年代,這里是教職工住宅區。

  其中一間帶院子的一樓住宅內,一位看似50余歲的婦人,端出一盆似是剛洗過的衣服正在晾曬,婦人一頭齊耳短發,面色白凈,稍帶嚴肅,兩腮略略松弛,幾條細細的魚尾紋勾勒在眼角。體態還算豐韻,額上掛著幾顆汗粒,婦人舉手投足間無不透著一股干練勁。

  「子潔!子潔!」屋內傳出一聲中氣不足的老人嗓門,如果美香在這一定立馬就能分辨出,這正是自己父親的腔調。

  「來啦,來啦…………,叫魂啊,一天到晚就會瞎鬼叫,正忙著呢」

  女人一邊埋怨一邊加快手上動作,將剩余的兩件衣物迅速晾完,快步走回里屋。

  叫子潔的婦人自然就是美香的母親,全名周子潔。是XZ大學附中的語文教師,不過已經退休了,她的愛人奚瑞霖在XZ大學財經系任教,是個學識淵博的老教授,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學校,如今已過花甲之年,但仍在授課,平時喜歡學術研究,偶爾也練練書法,最近因為身體狀況有所衰退,課程不多,常在家中靜養。

  屋里一套中式紅木沙發上,坐著個面黃肌瘦的男人,面上刻印著一臉風霜,雙目微微渾濁,盡顯滄桑,身上一件整潔的白色襯衣顯的不太合身,有點偏大,帶著一副老年黑框眼鏡。面前茶幾上一杯清茶,還撂著一本封皮泛黃的書冊。
  「死老頭子,沒課就好好歇著,這才一會就坐不住啦!說吧,什么事?」
  男人仿佛對愛人的刻薄話語習以為常,見怪不怪,未露一絲不滿,端起杯子啜了口茶才開口說道:「前幾天是女兒打來的電話吧,當時正趕一篇論文沒太注意,只覺得你這兩天心情不太好,火氣大得很。是不是她那邊有什么事?」
  「喲!咱們家的大教授也關心起家務事啦,沒想到你還有點眼力勁。」婦人抬肘擦了擦汗才繼續開口道:「還不是你找的好女婿,可苦了咱們家的寶貝閨女。」
  「兩口子鬧別扭?前陣子小杰還給我打過電話,沒聽出什么事啊。」

  「鬧個別扭到沒什么,但是抱不著外甥就是大事嘍!」婦人幽怨道。

  「這話什么意思?」老人將茶杯往茶幾上一擱。

  …………

  須臾之后,婦人便將女兒與女婿間的那點事細細說了一遍。老教授聽完表情沒什么變化,顯的異常沉穩,可婦人急道「老奚,你怎么好似沒事兒人一樣,咱可就這么一個寶貝閨女,現在過的不順心,我……我哪有好心情,你人脈圈子廣,看可有什么辦法?」說完目光灼灼的盯著老伴。

  老人沉思一會才低沉的說道「小杰當年也算我一個得意門生,成績優異,本來我是想他走仕途的,可這孩子忠厚老實沒什么壞心眼,不適合官場的勾心斗角,我才任由他混跡職場。當初撮合他和咱們閨女也就是看中他這點,女兒肯定不會吃虧,哪想到竟然趕上這事,真是可惜。不過,我會留意,也不知道那幾個侵淫中醫多年的老友可有什么高招,有機會我就厚著老臉去討教討教。」一下子說了不少話,老奚似是有些嗓門發干,正要拿起杯子卻發現里面茶水已經見底。
  子潔連忙搶步上前將空了的茶杯拿去續好開水,重新放在老奚跟前,自己也在另一側的沙發上坐下來等著老伴繼續說下去。

  「可是這事也急不來,須得從長計議,你也別抱太大希望,萬一解決不好,他們小兩口日子還得照過不是?再說,你也算人民教師,執教多年,思想覺悟上不要太狹隘,現在不要孩子的夫妻也很多,不比我們那會兒的老封建,只要兩人感情牢固,還是能幸福長久的。」老奚端起杯子吹了幾口,待感覺溫度合適,抿了口茶水又循循說道。

  「這叫什么話,老奚,我看你還是做學問做傻了,你不想抱個大胖外甥?等到我們都老到沒什么事可做的時候,那得多乏味無趣,有個小家伙帶帶豈不能增添許多樂趣?再說,小杰他爸,你那老親家我看也不是省油的燈,指不定怎么折騰他兩呢。」

  「別亂說,老方人還是不錯的,鄉下出身,樸實的很,我覺得他沒那么小的胸襟。對了,老婆子,我可跟你說,這事你別在外面瞎念叨,傳出去讓女兒也臉上無光。」老奚趕忙提醒一句。

  「這還用你說,過陣子,等你身子好點,我過去那邊看看,也勸勸閨女免得她太傷心。」子潔說著還嘆了口氣。

  「嗯,也好!」

  …………

  周二下午,陰沉沉的天空經過半日的醞釀,終于淅淅瀝瀝的丟下雨滴,起初還有人貪涼跑到外面故意淋雨,可隨后幾聲轟隆炸響,電蛇狂舞,豆大的雨珠就滂沱而下,打的樹葉啪啪作響,驚動路上行人急忙躲閃,跑的慢的,瞬間成了落湯雞,路面很快就匯積出許多深淺不一的水洼。

  一幢造型迥異,別具一格的六層小樓掩映在雨幕之中,這里正是美香工作所在的舞蹈中心,樓下一輛豐田花冠小轎車慢悠悠駛來,在經過一個撐著把紫色雨傘剛行出大門的纖秀女子身邊緩緩停下,接著車窗落了下來,從里面伸出半個男人腦袋,五官看不清晰,只是從依稀顯露的輪廓上可見應該是個品貌端正的男人。
  「奚老師,這鬼天氣可不好打車,要不我搭你一程?」男人用探尋的口氣喊道。

  「哦,是孫老師啊,不用了,你也不順路。前面不遠就是地鐵口,我做地鐵也方便,不過還是謝謝你。」因為雨聲漸大,美香用比平時高一個分貝的聲調委婉謝絕道。

  這個孫老師是自己舞蹈中心的同事,別的同事都叫他「平東」或者「東子」,可美香一直用「孫老師」相稱。這個孫平東是教交誼舞的,平時寡言少語,但總是笑嘻嘻的一臉和氣,同事都對他印象不錯,可美香總覺得這人有點城府,不輕易顯露于人前而已,對于這種人,美香時刻與之保持著距離。

  「這樣啊,那行吧,你自己慢點,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怕是有的累,我先走了。」男人抹了把臉上的雨水,縮回脖子。隨著一聲低沉的引擎轟鳴聲,小車便迅速起步并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美香收回視線,提著裙擺踮起腳,也快步朝地鐵口行去…………

  到家的時候美香頭發、后背都已被雨水打濕一片,粘在身上很是難受。只見聽到動靜的公公快步從洗手間走出來,手上拿了條干毛巾,一邊向兒媳手上遞過去,一邊溫和道:「美香,這么大雨,你怎么回來的,看這身上濕的,快擦擦別再感冒了!」

  「呃!沒事,這么高的溫度沒那么容易著涼,還沒吃吧?我一會下來做飯。」說著就接過老人遞來的毛巾裹住一頭烏黑長發側著頭搓弄起來,被甩出的水珠飛濺向四周。

  站在對面的老方只覺點點清涼落在臉上,濕潤芬芳,有若被那頭秀發拂過臉頰,尤帶余香,不禁有點心神蕩漾起來,老人舔了舔發干的嘴唇。

  美香好似有所察覺,心緒頓生漣漪,兩腮一紅。只丟下一句「我先上去了!」就繞過老人聘聘婷婷的往樓上走去。

  老方很想跟上去,可終是按捺住那份渴望,迤迤然走向廚房,其實飯菜他已做的差不多啦,只差最后一道湯菜。

  自從上次在客廳那次淫亂后,公媳的關系越發微妙,公公似是越來越殷勤,對兒媳是關愛有加,仿佛是當成情人伴侶般對待。美香也似是沒有剛開始那般拘謹,每當面對公公時也少了些敵意,這讓她感覺輕松自在些,否則兩人同處一室,好不尷尬。

  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兒媳一身水汽,顯是剛剛洗浴過,衣服也換了身寬松的居家服飾,大領白色短袖純棉T恤,低胸部分顯露出一角嫩黃的小清新裹胸,下身一條黑色及膝雪紡闊腿褲,一雙水晶涼拖,全身透著股清爽。

  「爸,飯都做好啦?真是不好意思,最近老麻煩你,以后還是我來吧。」見公公又做好一桌有模有樣的晚餐,美香有些不好意思。

  「沒啥,你們事多,這點活不算什么,再說我不是說了要好好照顧你嘛!」老方故意將「照顧」兩個字咬的很重,好像另有所指,只是兒媳并沒什么特別反應。

  「明天我們單位在城郊濕地公園有個戶外活動,要做一整天,如果太晚,單位可能安排在附近賓館住宿一晚,到時候您別等我,早點休息。」美香還是將明天的安排大致和公公交代一下。

  「哦,最近好像你們挺忙的,身體吃得消嗎?外面也吃不好,也沒在家里住的習慣,晚上要沒什么安排要不還是回家里吧。」老人一臉關切。

  「可能不方便,是團體活動,我一個人也不好私自離隊。」

  「唉,好吧。那你帶件厚實點的衣服,這兩天都有雨,晚上別受涼。」
  「好,知道了。」

  說完,兩人像是各懷心思,都沒再多言,默默吃完了這頓晚飯。飯后美香搶著收拾了碗筷,又給看電視的老方泡了杯茶才回到房間。

  …………

  「咚!咚!」就在美香以為又要度過一個平靜夜晚的時候,自己的房門響了,聲音不大,卻異常突兀。

  「爸?…………有事嗎?」能聽出來聲音有點慌張。

  「美香,爸想和你說幾句話。」外面傳來公公的聲音,語氣還算正常,聽不出喜怒。美香覺得讓老人一直站在外面說話很沒禮貌,還是忐忑的將門打開。
  「好兒媳,那個…………爸想了,渾身難受,想著就想要。」老人閃身進屋,充滿期許的開口道。

  美香似是也有所猜測,只是沒想到老人這么開門見山,她也知道,自己年齡畢竟不小了,想要孩子當然是越早越好,不做那種事,孩子也不會平白掉下來。只是出于女子的矜持,她還是說道「爸,要不改…………改天吧,明天還有事。」
  「香香,我等不了,現在就給我好嗎,我一定很快解決。」公公急促道。
  美香很是難為情,略一思量,還是轉身朝室內走去,老人亦步亦趨地跟在后面。

  外面天幕已黑,打在玻璃上的雨滴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響,股股細涓沒有固定軌跡的匯流而下,像是在窗外拉了一層水簾幕布,讓人看不真切。美香還是將室內的窗簾布放了下來,好似怕被人窺見。

  轉身之際見公公已是赤條條的站在床邊,一只大手毫不安分的在那直挺雄起的男根上搓弄,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美香羞紅著臉背身將衣物緩緩脫去,直到只留一套黑色鏤空小內衣。頓時,婀娜多姿的美人,曲線畢露的身姿,一具活色生香的曼妙酮體便呈現在老人眼前。

  美香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竟然如此迎合這位淫辱過自己的老男人,在他提出這種無恥要求的時候,自己幾乎沒做抵抗就主動的寬衣解帶,為這個即將再次玷污自己的男人做出準備,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一直叫著「爸」的公公,難道自己開始變的放蕩了嗎,又或者已經聽天由命,不再做無謂抵抗。或許兩者皆有吧…………

  老人可顧不得兒媳糾結的內心,他跨出一步,從后面一把將美人摟個滿懷,巨大的陰莖也順勢擠入美香胯下的臀溝,緊貼著兩只白嫩緊致的玉腿內側穿行而過,自兒媳恥骨下探出那如雞蛋般的龜頭,隔著內褲襠部就是一陣廝磨,火熱的溫度將美香炙烤的全身一顫。

  老方雙手更是沒閑著,已經托起美人胸前兩團軟肉慢慢搓弄,隔著胸罩都能感到那驚人的彈性。

  「嗷唔…………好軟,香香的奶子好有…………彈性」。

  美香仿佛受不住男人一上來就這般上下其手,攻城拔寨,嬌軀頃刻間就酥麻不支,上肢呈微微的后傾狀半靠在公公寬大的懷里,男人的手好似帶著夢幻般的魔力,不大會兒,深藏于體內的欲念就被引燃,并迅速向全身蔓延,一朵朵紅云也由內而外在肌膚上渲染而開,像落入水中的濃墨。

  老方也在不停地挺腰送垮,讓自己的陰莖一次次穿梭在兒媳的臀壑之間,表面密布的青筋隨著棒身的抽動,不斷輕刮著上面的兩瓣柔軟,壓迫的嫩肉陣陣扁平變形。

  美香只覺下身緊脹麻癢,低首見那時隱時顯的龍頭正在自己最私密的禁區肆意進出,像是要將自己刺穿,頓時大羞,明顯感到下體已開始溢出股股清泉,怕是內褲也打濕了一片,這豈不是更方便了男人的推送。以前與丈夫做愛時,方杰哪有這些花樣,一般都是上來就挺槍直入,這個老公公,真是花樣百出。「嚶呢」一聲,美人不敢再看。

  這樣持續了有半刻鐘。

  「嗯…………嗯…………喔…………停,停,不要啊…………爸…………別再…………再…………磨了。」

  老方才弄了數十下,美香竟已是不堪忍受般嚶嚶求饒了,聲音綿軟無力。這更激起了男人的獸欲,他迅速彎腰捏住兒媳小衣的兩腰,只聽「嗤」的一聲,可憐美香這最后一層屏障就被褪到了膝蓋。

  美香只覺腹部一涼,知道內褲已被扯下,正順勢要輕抬玉腿助公公一臂之力將其徹底卸去,卻感覺老人似是停下了動作。正覺奇怪,下意識朝下看去,只見被拉成「一」字型的小衣正繃在自己白皙圓潤的腿彎,襠部內側灘灘水漬隱約可見,公公那半禿的錚亮腦袋正伸于其上,直抽大氣,似是在嗅聞,緊接著竟夸張的伸出猩紅的大舌舔了幾口,一臉的陶醉樣。

  「呀啊…………不,不要…………舔,臟…………臟啊!」

  老方仿若未聞,砸吧砸吧嘴,又舔了幾口,這才直起身子,用淫蕩的語氣輕佻道:「又香又甜,一點不臟,好吃又美味」。

  「嗚…………,爸…………你…………你無恥,怎么能…………吃…………那種…………東西」美人十分難為情的嬌嗔道。心中不禁慶幸還好剛洗過澡,要不那上面…………,美香不敢再想。

  「嘿嘿,爸是情不自禁,誰讓我的小香香這么誘人」。

  說著老方再次將怒挺的鋼槍插入兒媳股溝,這下兩人的生殖器可是毫無阻礙地貼在一起,親密無間。強有力的雙手提握著兒媳的大腿往內一收,使其徹底并攏,這樣來自周圍溫潤的壓迫感更強了,就著蜜穴滑出的愛液,老方更加快速的抽動起來,那精致的觸感讓他忘乎所以。

  「咕溜!咕溜!」

  美香的酮體隨著公公一次次推送被撞的陣陣抖動,臀瓣上的軟肉也晃蕩出圈圈漣漪。老人的雙手此刻已不滿足于隔著布料撫弄,他雙手自胸罩的下沿處硬擠進去再往上輕輕一推,兩個半球型的翹挺玉乳就彈跳出來,未見一絲下垂之勢,粉色的兩團乳暈上,乳尖已充血硬立,毫無下陷。

  老人握住這兩團香肉,五指深深的陷入進白皙的肌膚,美香的椒乳時而成球狀,時而成扁平狀,兩粒肉芽也沒逃過厄運,反倒似是受到格外關照,時不時的遭到捏夾扯拉,被公公玩弄的花樣盡出,老人甚至無恥的將兩團軟肉用力往中間推擠按壓,讓它們相互摩擦,仿佛是要將其編織成麻花。

  「唔吼…………嗯,喔…………爸…………別…………那么用…………力…………感覺要…………化…………化了」。

  老方吃盡了美人豆腐,體內橫生的欲望如爆如洪,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在兒媳如爆的秀發間嗅個不停。突然他一只大手慢慢下滑,經過平坦的小腹,劃過小巧的肚臍,最后停在了兒媳稀疏毛發的恥丘上流連不止,撫弄了小會兒,老方緩緩探向下面的恥縫,摸索沒幾下就觸到了一粒肉芽,于是淫心大起的一陣捏弄掃刮。

  「啊……喔嗚……別…………別碰那,停…………停下」美香特然像是電射般弓起嬌軀,玉體一陣不自然的顫抖。本來后撐在男人兩只大腿上的玉手也慌忙抽離回來急急像男人作怪的大手推去,好似要將其剝開。

  「嗷嗚…………我的小香香,你好…………好美,舒服嗎?」,男人的力道哪是此刻渾身乏力的美人能夠撼動的,他更放肆的玩弄著美香的陰蒂,美香因為失去背后雙手的支撐已是徹底倒在了男人的懷里,這下,兩人頭部靠的更近了,老方將正在兒媳粉背脖頸上舔舐的大嘴挪向美人光潔的耳洞,并伸長舌頭拼命往里鉆,倏忽將晶瑩的耳珠含在嘴里品吸,極盡淫邪之能事。

  「嗚嗚…………別,快停…………呀~ …………要丟…………丟了。」美香按在男人胳膊上的兩只玉手急速收緊,晶亮的指甲深陷入男人的肉中。

  老方明顯感覺到正在下面快速聳動的陰莖受到上面陰唇的一陣抽搐吮吸,接著涌出的一股急流盡數噴灑而下,澆在自己的巨物上,溫溫熱熱,舒服異常。
  老方不等美人享受完噴精后的快感,一把攔腰抱起兒媳的嬌軀拋擲在身側的大床上,接著一帶一壓,美香就仰躺著被擺成了個側著的「V」字,臀丘半搭在床沿,兩條玉腿懸在螓首上空,但受到那條沒被褪去的內褲拘束,沒有大開,卻是將濕潤不堪的私處徹底暴露了出來,老方來不及細看這等美景,一個弓步下壓,早已爆脹難忍的巨根「嗞溜」一聲盡根而沒,直達花莖。也幸好老人前戲做足,美香被玩弄的欲念升騰,身體酥嘛,恰逢高潮,性感倍增,陰道極度濕潤放松,否則就憑老方那根巨物,這一下還不昏死過去。

  「啵嗤…………」,腔道內因為時間太短尚未來得及涌出的殘留陰精,受到異物的瞬間侵入,如咬入湯包般濺射而出。

  「喔啊…………,呼…………喔…………呼…………好大,滿…………好滿…………脹啊」。美香還沉侵在高潮的快感中被特然進入,下體還在痙攣蠕動的腔肉急劇收縮,緊緊箍住了男人的陰莖,剎那間,下體飽脹充實感被極度放大,忍不住快感連連,嚶口一陣急喘,發出陣陣美妙的呻吟。

  「嘶…………」受到桃源內壁的擠壓,老方也倒吸一口涼氣,接著就是一陣狂抽猛插,帶動淫液四濺,巨大的男根進進出出,每一下都抽至壺口,又一頂到底,肥粗的腰身像有使不完的勁,次次勢大力沉。

  「咕啾!咕啾!」…………

  狠干了百來下,美香的臀瓣已經因為受到的大力撞擊而浮現出片片紅暈,好似不堪鞭策呈現疲態,圓潤的雙腿也無力地搭在老人的肩上隨著沖擊晃晃悠悠。腿彎處的內褲正抵在男人俯瞰的面部,一下下扇動在公公臉上,仿佛在引誘男人大肆侵犯。

  老方一面享受絲質面料帶給肌膚的爽滑觸感,一面嗅著殘留其上的美人體香。大力聳動間,男人還不忘褻瀆兒媳的玉足,不時在頸側晃動的一對玉足上舔舐吻吸,逗的兒媳呼氣如蘭,嬌喘連連。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