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五霸游戏技巧ko
【八尺母】(完)【作者:大魔鬼王】   亂倫小說 
字數:13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下學了,在學校憋了一天的學生們,終于自由了。三口高中是一所私立高中,學生一般都是家庭條件優渥的富家子弟,平民家的孩子不是沒有,但都是有特殊才能的。比如說,原田楨!作為一名高中生,他個頭實在有些矮小,不超過一米六,也不壯。他是由爺爺帶大的,家里條件很差,可他在美術方面很有天賦,有不少畫作在比賽中獲獎。所以,三口高中主動聯系他,邀請他國中畢業后,加入到自己學校來!除了免除了他的一切學費等費用外,還提供給他非常不錯的獎學金,所以,雖然爺爺身體轉差,而越來越難以勞動,他卻可以靠給美術老師當助手獲得的報酬和獎學金,維持生活和學業開銷!

  但他的性格很孤僻,每天完成學業課程,幫助老師完成工作后,就會立刻回家,和同學們也不熟,其實,他在家也是很少說話!夕陽西下,回到家的原田楨依舊是平時一樣,和爺爺禮貌性的打了招呼,放好自己的東西,換衣服后,坐到飯桌前吃飯,吃完飯,收拾碗筷,又到自己的房間學習。面對自己這單傳的孫子的狀態,爺爺只有嘆氣,他是知道這其中原因的!

  「爺爺,」晚間正在看電視,楨突然走出房間,對爺爺說:「山口老師說,我的功底提高很多,他建議我參加今年的畫展,我打算去鄉下采風!」「哦,那么和學校請假了嗎?」孫子很喜歡畫畫,這也是兒子的遺傳,老人沒理由不同意,在得到孫子肯定的答復后,祖孫二人稍加準備,第二天就坐上去往鄉下的汽車。
  到了鄉下,久居城市的原田楨被自然風景所吸引,心情開朗許多,每天一早就背著畫板出去,一直畫到太陽西下才回來。

  這天,他依舊背著畫板出發,由于已經打算好,今天要到山里遠一點的地方去寫生,所以,他帶上了干糧和水。山林里的景色真是美,看上去都是一樣的山,一樣的樹,可又從來沒有完全一樣的!他這里看看,那里看看,覺得哪里都美可又哪里都不夠理想,總想找更加完美的地方!不知不覺,已經接近中午!他決定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先吃點東西再說。不遠處,有片林間空地,還有個石像。他走了過去,鋪開草席,放好食物,正要休息,卻發現席子角翹了起來。其實,這并不妨礙他休息,可他就是不喜歡,四處看了一下,沒有合適的石頭,他想也不想的,搬過旁邊的石像,壓到了草席角上,這才坐好吃飯。剛拿起食物,一陣風吹過,但很快過去。便當是爺爺做的飯團,材料豐富,非常美味。他正吃的高興,忽然,感覺到好像背后有人過來,轉過身一看,「呃……」一個頭戴草帽,穿著連衣裙,豐滿艷麗的女人,個子……怕是兩米以上了吧?

  「中午好,請問,出山的路在哪個方向?我可能迷路了……」女人聲音非常甜美,甜的讓楨覺得仿佛自己骨頭都酥了!「呃,這,哈,是啊,對,我知道……」楨平時很少和人交流,和女孩子說話就更少,看見這個女人,他的心不受控制的,「撲通撲通」狂跳起來,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語無倫次,還是女人甜甜的一笑把他拉回到現實。「啊,是啊,我認識,不過,我在畫畫,你要是不著急,一會可以跟我一起出山……」「哦,那好,拜托了!」女人也不詢問,不客氣的坐到了他身旁。「哦,請問你吃午飯了嗎?如果不嫌棄,請吧!我帶的很多!」倒不是楨客氣,本來他打算晚一點回家,所以帶了兩份飯團,女人散發出來的陣陣幽香,讓他心猿意馬,不知道說些什么,便遞過一盒。女人也不客氣笑著接過便當,拿出一個飯團,送到嘴邊,卻沒有直接吃,而是探出紅嫩的舌頭,輕輕地舔了舔,仿佛她舔的不是飯團!楨只覺得渾身一陣燥熱,下面的分身瞬間挺起了帳篷!嚇得他忙加緊雙腿,生怕自己出丑,可……「撲哧……」女人一聲輕笑,顯然是已經發現了……

  楨還是個男孩兒!不是沒有喜歡他的女生,而是他內心排斥那些女生,他不喜歡和人交際,女生也是一樣!可面對眼前這個高大異常的女人,他卻一點沒有排斥感,實際上,是很喜歡!

  「你是畫家?」「啊?是,啊不是,我會畫畫,但還不是畫家!」女人主動說道:「可以看看你的大作嗎?我很喜歡畫畫,可惜沒人教我!」「我可以教你!」楨脫口而出,隨即又覺得有些唐突,撓撓頭,說道:「不過,我只是在這里采風,再有幾天就該回城市了!」「啊……」女人非常失望的樣子,說道:「那太可惜了……」隨即她又說道:「我可以到城市去找你啊!」「真的?那我是求之不得!」兩人說說笑笑,楨特意為女人畫了一幅素描,直到夕陽西下,二人才出了山林。楨把自己家指給女人后,二人依依不舍的分別,吃飯時,楨明顯狀態不同,一會兒傻笑,一會兒自言自語,不時的還會冒出稀奇古怪的問題。爺爺雖然奇怪,可想著孫子應該是在鄉下玩的開心,才會這樣,也就沒往心里去。

  晚上,躺下的楨久久不能入睡,滿腦子都是白天遇到的那個女人!她真美啊!平時自己其實也偷著看過一些成人的視頻,那些女人都沒有她漂亮!她個子可真高,現在想來,回來時一起走,好像自己連她胸口都差一點沒到似的!不過她的奶子真大,真圓!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他的手已經縮到被子下面,握住自己的雞巴,開始擼送起來。「小姐,小姐,你真美啊……」他想著那高大的女人,可就是無法射精,要知道,平時他堅持不了多久,就會發泄的。正著急的時候,忽然,外面院子里有響動傳來,起初他以為是爺爺夜里起來,可聲音卻越來越靠近自己房間。「噔」地板震動,一個高大的女人的身影浮現在門板上!「是你嗎?」他第一反應就是白天那個女人!

  「是的,我想見你!」楨喜出望外下,幾乎是跳起來,拉開門,想了一個晚上的麗影展現在他面前!女人進了屋,關上門,笑吟吟的看著他,他卻傻傻的看著女人,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容易想到個話題,剛張開嘴,還沒有出聲,女人便彎下腰,張嘴封住了他的嘴,檀香襲來,楨哪里抵擋的住?軟在女人懷里!二人脫掉了礙事的衣服,赤裸裸的坦誠相對,女人白皙的身體,豐滿卻沒有一絲贅肉,圓滾滾的乳房,碩大渾圓的大白屁股,簡直就是生殖力的代表!楨看的目瞪口呆,女人也是吃驚的樣子!楨的個頭不到一米六,雖然他身體很結實,但也談不上強壯,可他的那條雞巴簡直要用巨大來形容,估計要超過三十厘米長,五六厘米粗!龜頭大的向拳頭!昂首吐信猶如巨蟒,也展示著自己的力量!

  楨動了!突然的動了!撲到女人懷里,女人的大乳房,他一只手都抓不過來一個,可他卻貪婪的都抓住,左吃右吃,哪個都不肯放過!乳頭大的像蛋黃,鮮紅香嫩,即便沒有乳汁,也有一股甘甜的汁液流出,滋潤著楨,卻也讓他更加躁動!女人笑了,笑得很開心,只是這個毛頭小子實在是不懂風情,吃相固然難看如餓鬼投胎不說,下面的雞巴更是生頭楞腦的左戳右插的,根本找不到目標!「撲哧……」高大的美女笑了,她伸手溫柔的握住楨的雞巴,說道:「看來我要幫幫你才成!呵呵呵呵……」輕輕地將龜頭對在自己那漲卜卜的肉埠縫隙上……
  龜頭在已經完全濕潤的縫隙上輕輕一滑,「呃……」一股難言的快感,電流般直接到了楨的頭頂,楨渾身一個哆嗦,瞬間,他那本就高昂的斗志被肉欲之火引爆了!「嘿……」自然而然的一聲低吼,龜頭堅定的擠開兩片陰唇,進入濕膩悶熱的陰道,四面八方涌來的壓迫感,將這個從未真正嘗過肉味兒的男孩兒魂魄都要勾出來了!「嗯……」女人發出撩人的鼻音,享受的仰過頭,長長的烏黑的秀發,瀑布一樣垂下,人也向后倒了下去!兩條白皙豐腴的大長腿,用力向兩旁分開,將自己的私處再無遮攔……

  楨瘋了一樣,在柔若無骨的身體上,撒歡的小馬駒似的馳騁!他的動作很粗魯甚至粗暴,不怪他,他只是從那些色情讀物,視頻中,接觸過這些男女歡愛的知識!偶爾從同學那里聽到的,所謂經驗,連詳細都沒有詢問過,更別說判斷真偽!但即便如此,初次實戰的楨,出于人的繁殖交配本能,還是很快的掌握了基本動作,雞巴有力的在女人蜜穴中出入抽送,將女人肏得歡叫連連……女人感覺自己仿佛要被刺穿了!沒想到,楨這么小的體格,居然有這么龐大的雞巴,完全能插到她的花芯不說,簡直就是給她陰道準備的尺寸!撐得陰道嚴絲合縫,沒有一絲空隙!

  「啊,啊,你真美,真美,呀……我要全部進去,我要全部進去!」楨雙腿發力,將地上的墊子都蹬了開去,只想讓雞巴插入的更加徹底!女人的陰道是那么溫暖,那么舒服,這樣的感覺是他從未有過的,他真想留在女人體內不出來!女人被他肏得也是要死要活的,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遇到這樣輕易將自己帶上快樂巔峰的男人!面對這個身材矮小,貌不驚人的大男孩兒,她第一次感覺到發自內心的悸動!真想永遠和這個男孩做愛,永遠做下去!自己被他輕易的帶上一個又一個高峰,但每次即將到達頂端時,都會突然跌落,直接墜入深谷,直到,男人的雞巴突然溫度急速升高,仿佛成了燒紅的鋼棍,花芯猛地被燙,再也吃受不住,「哇……刺穿了……」美艷的女人,突然尖叫著,身體繃緊,陰精如洪水般洶涌而出,她終于達到了巔峰!只感覺自己的雞巴仿佛被突然套住,勒得緊緊的,舉步維艱,可楨還是奮力的抽送著雞巴,他的腦袋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交配!這完全是他的本能驅使,根本沒有自我控制,只知道竭盡全力的,將雞巴插入更深!女人的尖叫,號呼,求饒,根本沒有引起他一絲一毫的憐憫之心,反而讓他更加的暴虐,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暴虐都被激發出來!

  房間里的情景如同一幅滑稽而淫邪的圖畫,高大白皙豐滿成熟的女人,被一個矮小瘦弱,黑不溜秋的年輕男人肏得「嗷嗷」怪叫,可那成熟的身體做出的反應,除了躲閃更多的像是在迎合,誘惑!

  終于,楨也到了最后時刻,他再也控制不住,在女人不斷的高潮過后,他怒吼著將精液射入女人的子宮!女人再次被燙得高潮,雙腿不由自主的,將楨盤到緊貼自己身體,二人私處緊緊貼合,以至于楨射入的大量的精液只有點滴從縫隙逃逸出去,大部分都被留在了她體內!女人流下了幸福的淚水,楨已經趴在她那豐滿的身體上,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女人美艷的笑容,楨不假思索的,抱住女人,親吻在一起。「哦,你……你又想了?」女人驚呼著,她有把握很快的讓男人恢復欲望,但以剛才性交的強度來說,她還沒有出手,楨竟然已經恢復過來!在她體內一直沒有拔出去的雞巴,竟然已經恢復了活力,越漲越大,再次填滿了她陰道里每一寸空隙!「我又想了!」本來也不善言辭,索性也就不再多說,在現在這樣的氛圍中,一切言語都是多余,只有行動最直接!楨再次抽送起來,女人的陰道似乎還沒有完全恢復,還在充血狀態,敏感的陰道在年輕雞巴強有力的沖擊下,很快失守,一波高過一波的快感,將她吞沒了!

  整整一夜,楨模糊記得自己在女人體內發泄了五次?六次?總之很多次。女人泄身多少次他實在記不清了。天亮時,女人要離開,他雖然不舍,可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二人約好晚上女人還會來找他,但要他保密,他才放心的睡去。他安心的睡了,沒有注意到,女人轉身前,眼神中的一絲復雜,不過,他隱約感覺到,女人離開時,好像比剛遇到時,更加……高大了!

  晚上,女人如約而至,自然也是一夜春色無邊!楨的心情越來越好,人也越來越開朗,爺爺看了非常高興,他以為,是鄉下接近自然的環境,讓孫子有了這樣的變化……

  「爺爺,為什么鄉下的房子都這么矮?」晚飯時,楨突然問爺爺,「如果個子高的人,進屋不是很不舒服?」「哈哈哈,再高的人這樣的房子也不會矮了吧?」對于孫子沒頭沒腦的問題,爺爺顯然沒有在意,但忽然,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他緊張的問道:「你說什么人個子高到進屋會不舒服?」沒注意到爺爺的緊張神情,楨隨口道:「我只是覺得,個子高大的人進了低矮的房間,會不舒服……」說完自顧自的吃飯,再也沒有說話,爺爺也沉默下來。

  之所以,爺爺會那么緊張楨的那句話,還要從楨的父親說起!

  原田楨的父親叫原田孝武,曾經是個非常有潛力的年輕畫家,十多年前的夏天,他想在暑假到鄉下去寫生,而他的父親也就是原田楨的爺爺也想回去看看老家的親戚,于是,他們就一起動身回了老家。在大城市里的人,整天忙忙碌碌的,面對著鋼筋水泥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的繁華,突然到了鄉下,寧靜祥和的田野,鳥語花香的山林,讓孝武的靈感之門大開!每天,兒子作畫,父親和親戚,幼年時的玩伴一起聊天喝茶,起初的生活,非常愜意!可過了有半個多月,事情發生了變化,先是父親發現兒子總是精力不足,似乎睡眠不足,隨著時間的推移,兒子的黑眼眶越來越嚴重,人也越發羸弱下去!

  老父的一個朋友曾經在附近寺院出家過,他也感覺出孝武的異常,便幫忙偷著請來了附近寺廟的法師,法師當即看出,孝武是被妖怪困擾了!法師很快就探知,困擾孝武的妖怪,是已經多年不見出沒的女妖「八尺」!所謂「八尺」,是一種身形高大的女妖,身高至少八尺以上!平時,這種女妖可以掩飾身形,混跡于普通人中,但當其發現目標——英俊的男孩子時,便會悄悄尾隨,引誘男孩子與之交歡!女妖雖然不直接害人,但被其引誘的男孩很快就會被吸光陽氣,表現就是,外人看,孩子并無傷害,可卻越來越瘦弱,精力越來越差!直到被吸光陽氣而死!

  據說,這種女妖非常艷麗,被其引誘之男孩,往往會沉溺于其中而無法自拔!縱然法師驅妖成功,男孩也會對其難以忘懷,很容易被其重新招引!所以,必須將其封印才成!為了救兒子,父親自然不會含糊,立刻找來更多人,按照法師吩咐設立法壇做法驅妖!這一切,孝武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

  夜幕降臨,萬籟俱寂,一個高大豐滿的女人的身影,映在門上!「八尺大人?」孝武高興的拉開門,一個高大到要低頭才能站在屋里,豐滿艷麗的女人走了進來!他如小鳥投林般撲到女人懷里,女人笑逐顏開的,抱著他,反手關上門!很快,二人就坦陳相對,女人如足球大小的乳房,圓滾滾卻十分彈翹,孝武抱著愛不釋口,左吃右吃,怎么也吃不夠!一米七多的標準身材,仿佛嬰兒撲在媽媽懷里似的。但他的性征卻鮮明的告訴大家,他不是嬰兒,他是個男人了!雞巴已經完全勃起,幾次頂戳卻不得門而入。八尺也被他頂得心癢難耐,主動分開雙腿,將自己那大而不松的蜜穴向他完全敞開!孝武奮力插入,立刻努力抽送起來!他的雞巴不能說小,但在八尺異常高大的身材映襯下,實在是如牙簽入筷籠!他非常努力,八尺也很高興,雖然差強人意,但被他的用心感動!

  八尺的雙腿盤在孝武背后,努力的將他貼近自己,突然,感覺到孝武的雞巴一陣異常的抽搐,知道這是要射精的前兆,忙用暗勁敞開子宮,突然的吸住孝武的雞巴,一陣猛吸!孝武掙扎幾下,便將雞巴用力一送,將精液射了進去!「八尺大人,給我生個孩子吧……」說完,腦袋一歪,睡了過去。八尺雖然根本沒有盡興,只是剛剛有感覺,他就射了,可知道他是真的愛上了自己,也是激動,正要抱著他休息,忽然神色一緊,「唰!」兩側房門都被打開,許多人打著火把燈籠,中間站著一個法師!她知道這是個陷阱了,立刻推開還在昏睡的孝武,撞破旁邊的墻板,沖了出去。可剛到院子里,一個大網從天而降,「哇……」她要撕破大網,大網卻發出金色光芒,她渾身如電流穿過,頓時四肢無力,趴到了地上!法師在眾人簇擁下迅速到她旁邊,拿出幾張紙符,貼在網上,又讓人將八尺裝進一只大缸!「快,抬到山上去!」相鄰們輪流抬著大缸,連夜趕到山上,一片荒僻的樹林中,樹林里早已挖好一個大坑!

  把缸放到坑里,法師親手在一塊圓形石板上,貼上符咒,正要讓人把石板壓到大缸上,卻突然停住了動作,他直盯盯的看著缸里的八尺,忽然點了點頭,然后在缸上換了張符,再讓人把缸封上!然后,又在石板上蓋上土,并建立了一個小的石臺,供上地藏菩薩像,誦經加持后,才率領眾人離開!相鄰們都散去了,法師卻單獨告訴老父一件事……

  孝武雖然從妖怪手里救了下來,可還是精神不振,一連在鄉下修養了三個多月,才和父親一起回到城市里,回來時,他們帶回了一個孩子,就是原田楨!原來,在封印八尺時,八尺以密語告訴法師,自己有了孝武的孩子,求法師救救孩子,法師答應了。于是,在封印八尺時,特意用了只限制八尺,而不限制其他的符咒。他告訴孝武的父親,三個月后去樹林里鎮壓八尺的地方,孩子會出現在那里。果然,老父如約去了,真的看見了孩子,不管怎么說,這是自己家的血脈,他還是歡天喜地的將孩子撿了回來。孝武看到自己的孩子,更加頹廢,回到城市不久,便病逝了,孩子自然留給了老父,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卻毫不見快樂,老人心里越發不是滋味!

  今天,楨說的話讓老人非常不安,聯想的孫子最近的變化,一個不詳的感覺浮上心頭!

  第二天一早,老人早早的出了家門,但沒有走遠,只是躲在附近角落里,注視著孫子的房間。天快亮的時候,孫子的房門打開,一個異常高大的女人從里面出來,關上門后,很快離開村子,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消失在遠處樹林!老人嚇呆了,這就是當年的那個八尺女妖,她竟然又回來了!「楨是兒子和八尺女妖的孩子,如果這就是當年的那個八尺,孫子豈不是和自己的母親……」老人真心慌了,他再次找到自己的好友,二人一起到附近的寺廟里,找到現在的法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下,當然,他沒有說孫子是女妖的兒子的事……

  「這個女妖應該是被您的孫子放出來的!」法師理清頭緒,參禪后說道:「這個女妖還未恢復到最強,她前罪已經罰完,現在如果要對她禁錮也有些不妥,所以,您可以帶上您的孫子離開,回到城市里!以現在女妖的狀態,無法追蹤到您的孫子,我會跟蹤女妖,如果她再次出手害人,就趁機降服她,您的孫子也就徹底無礙了!」老人也沒有其他的辦法,辭別了法師,回到家,將八尺女妖的事情告訴孫子,同時收拾東西準備返回城里,可沒想到,楨卻不肯走!「我很喜歡她,即便她是女妖,我也喜歡她!」楨的執拗始終是老人無法解決的困擾,「爺爺,請留我一個人在這里吧!我希望和她永遠在一起!」

  「你真的想留下?你考慮清楚了?」似乎是不再做徒勞的努力,爺爺嘆了口氣。楨也松了口氣,看爺爺的樣子,他知道是擔心自己,想要說點什么安慰爺爺,沒想到,爺爺剛走到他身旁,突然一掌打在他勁后,他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再睜開眼時,已經在汽車上!「爺爺,您這是做什么?放開我,讓我回去!」爺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窗外,眼淚無聲的落下,楨的手被綁在身后,根本無法掙脫,任憑他喊破喉嚨,也注定徒勞無功!

  回到城市里,原田楨的生活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當然,他也恢復了,和過去一樣,一言不發,不喜和人交流,或者說,更加的不喜和人交流!爺爺很著急,可又無可奈何,知道孫子的癥結所在,可他無能為力!

  又是平凡的一天,楨照例回家吃飯,收拾好廚房后,到自己的房間,坐在畫架前,畫架上的半成品,雖然還沒有完成,但已經可以看出,是一個美麗的,笑容燦爛的女人形象,就是那個和楨纏綿多日的「八尺女」!表面上楨很平靜,似乎被動的接受了,和自己第一個付出真情的女人分開的事實,但他的心里一直無法忘懷!不知不覺的,他就拿起畫筆,以最擅長的方式,表達著自己內心中的波瀾!不知坐了多久,他終于有些累了,站起身,準備睡覺,墻上的時鐘已經是夜里一點半,忽然,一陣心悸的感覺襲來。「她來了!」不用說,「她」肯定是說的「八尺女」!楨悄悄的跑到窗前,既渴望又害怕的站著,遲遲不敢打開窗戶,怕自己錯了,怕自己的一絲希望都破滅!

  「嘩……」窗戶打開了,楨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噴薄而出,他看到的,正是八尺女那宜嗔宜喜的笑臉!「我知道你會來的……」楨敏捷的從窗戶跳出,八尺女將他接住,也不放下他,二人就緊密的親吻在一起。「我不要和你分開,你是女妖我也喜歡你,我只喜歡你!」八尺激動的說:「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求你不要再讓我一個人……」不等她說完,楨再次親上她的香唇,久久才放開!

  八尺女完全敞開自己,雙腿分開,抱起,將如小圓桌桌面大的屁股,奉獻到楨面前!大如桌面的屁股,雪白渾圓,中間一道粉嫩的肉縫,飽滿鮮嫩,如同一個雪白的年糕夾著紅豆餡!「嗚……」被眼前美景驚呆的楨,跪倒在八尺女身下,雙手推住那兩條大長腿,突然趴到蜜穴上,如吃冰激凌一樣,大快朵頤起來!突如其來的快感,如一股電流,瞬間直達八尺女的頭頂,她只覺得腦海里「嗡!」的一聲,炸開了,再也沒有了思維能力!楨舔的非常用心,仿佛這就是世間最美的美味,既想一口吞到肚子里,又怕吃掉后再也沒有,而一點點品嘗!他無師自通,舌尖時而刮過陰唇的折縫,時而舔過中間深溝!在他的攻擊下,八尺女很快淪陷,一個哆嗦,一股愛液洶涌而出,楨吃的正歡,被淋了個冷不防,滿臉的陰精,好不狼狽!可他根本沒有在意,只是對著保函歉意看著自己的八尺女笑了笑,又繼續埋頭苦干!八尺女心里一陣波動,總覺得眼前這個男孩就是當年那個!眼淚再次奪目而出……

  吃了好一會兒,楨終于再也忍耐不住自己的欲火,抬起身,將粗大到與自己矮小身材極為不協調的雞巴,對準八尺女的肉縫,一挺腰,「嗞……」盡根沒入!「喔……」八尺女發出舒爽透頂的鼻音,楨的龜頭重重的撞到她的花芯上,擠壓著她的花芯,而雞巴的尺寸完全將她的陰道填滿,密不透風,真不敢相信,這個孩子的雞巴簡直就是給自己而生的!可偏偏他那么矮小!楨沒有那么多想法,雞巴一插入,立刻奮力抽送起來,完全和尺寸的雞巴在陰道里抽送,如同活塞一樣,每一次抽出都將里面空氣帶出,將穴芯嫩肉粘得往外翻!插入時又是沒頭沒腦的,根本不顧一切,一插到底,直到龜頭撞到花芯,將嬌嫩的花芯撞得東倒西歪,搖搖欲墜!

  每次插入都將八尺女插得尖叫連連,每次插入都將八尺女插得魂飛魄散!欲仙欲死!

  楨身材矮小,現在的八尺女身高早超過了兩米,二人在一起交合的場面,十分滑稽,好像一個小孩子,在高大豐滿的母親身上撒嬌似的!可沒有那個孩子會撒嬌把雞巴插進母親蜜穴里,那是兒子的禁區!可八尺女對楨的愛卻是實實在在的!二人翻滾著,交合著,沒有那么多花式,就是最簡單的動作,楨主動累了時,八尺會翻身將他壓在身下,大屁股一顛一顛的,在他雞巴上坐下抬起!就是簡單得無法再簡單的,最純粹的交配動作,二人甘之如飴!

  「嗯……嗯……我,我不……不成,了,啊……」八尺突然將大屁股上揚,迎向楨的雞巴,楨勉強頂住,猛地八尺將楨一把抱住,屁股和楨的小腹完全貼上,她的陰道如同活了的小嘴一般,強烈收縮,同時子宮張開將楨的雞巴牢牢吸住!楨正在興頭上,根本停不住,雖然無法掙脫,但卻帶著八尺的大屁股不斷抬起又撞向地面!「乒乒乓乓」響聲雨點般密集!

  八尺的子宮吸的楨快活無比,可就是時間太短了,根本無法過癮!八尺的身體終于松了下來,陰道里傳出的震顫也逐漸減弱到停止,還紅著眼的楨再次大刀闊斧的展開廝殺!八尺女本來已經失神的躺著不動,在楨強有力的沖擊下,左搖右擺,柔若無骨,但楨的雞巴如同一柄鐵錘,一下下錘擊著她的花芯,不多時,就將她從失神中震醒!面對矮小的楨的沖擊,八尺只覺得自己像大海上的一葉孤舟,驚濤駭浪中,時而被送上浪尖,時而墜入海底!在她漫長的歲月里,真正感覺到快感的交合少之又少,像被封印前那次那樣,遇到能夠讓自己真切感到快感,即便沒有盡興,就已經算是好的了!可遇到了楨,八尺感覺自己真的遇到了苦苦追尋的男孩兒,能夠將自己帶上巔峰不算,還精力旺盛,讓自己徹底滿足!
  八尺女又打起了精神,楨更是忘乎所以不顧一切!他一下比一下插的重,一下比一下插的狠,恨不得自己都鉆進八尺身體才好!突然,楨不知從哪里來了一股子怪力,鬼使神差的,雙手一托八尺的大屁股,將她面對面的從地上抱起,八尺都無法理解,這個小個子男孩,怎么會有如此驚人的力量?可她也沒時間考慮,男孩根本不給她時間,她在半空無法閃避,只有和男孩硬碰硬的拼殺,不多時就再次敗下陣來!八尺高潮迭起,一浪高過一浪,終于,在一次歇斯底里的高潮后,腦袋一歪暈了過去,整個人都軟在楨的懷里!可楨像著魔一樣,反而覺得自己力量越來越大,精神越來越好!依舊穩如磐石的站在房子中間,抱著八尺女高大豐滿的身體在半空中,反復插入抽出!

  「呃,不要……我不成了……」八尺告饒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能讓自己在床上告饒的男孩子!楨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也不忍心再摧殘摯愛,發力沖擊一陣后,腰眼一酸,將濃熱的陽精射進了八尺體內!「哇……」八尺被燙得尖叫著又泄身一次,終于再次軟下去再無聲息!

  看著八尺,楨充滿成就感,仿佛自己是打獵的獵人,獵到了獅虎猛獸一樣,自己成了英雄!仔細再看,八尺高大的身軀,豐滿白皙,奶子大的像一對小西瓜卻圓滾滾沒有一點因為大而變形!屁股大如桌面,卻又挺又翹,絲毫不見下垂!腰間偶有一點小贅肉,只增加了性感!再看她乳頭鮮如紅豆,蜜穴粉嫩芬芳,溢出來的白濁愛液混合,如同灑在蛋糕上的奶油!忽然,他心里一動,掰開八尺的屁股,大屁股里隱藏著一個小巧精致,肉粉色的菊花穴,小巧到不成樣子!
  楨舔了舔又有些干澀的嘴唇,親上那小菊花,居然沒有一點異味,甚至可以說芬芳撲鼻!他的雞巴再次恢復精神,又斗志昂揚的準備開辟新的戰場,可看到八尺那秀眉微蹙的嬌媚面容,心中又十分不忍,這個比自己高大離譜的女妖,顯得那么弱不禁風,需要自己憐愛……

  楨也睡著了,他睡在了八尺的懷抱里,睡的十分安詳!他做了個夢,陽光明媚,他歡快的在山野里奔跑嬉戲,不遠處,一個穿著米白色連衣裙,頭戴白色太陽帽的女人,正等著自己。雖然那個女人的帽子遮住了臉的上部,但嘴角露出的微笑,充滿幸福和甜美!沒人告訴他,但楨知道,那個女人是自己的媽媽,對于媽媽,他從小心中就有無法言語表達的渴望!可無論怎么問,爺爺也不告訴自己有關媽媽的事情,比之對爸爸的消息,更加守口如瓶!楨一點都不知道媽媽的消息,可這不妨礙他還是確定,這個女人就是媽媽!

  他跑到了女人身邊,撲到女人懷里,媽媽身上散發出來的乳香,熏得他都要醉了……

  「好像有些不對!」楨忽然覺得詫異!「媽媽怎么這樣高大?自己只到媽媽胸前,頭頂剛剛夠到媽媽胸脯,需要踮起腳才能親到媽媽香氣撲鼻的乳房!和八尺一樣高?」他霍然抬起頭,媽媽也在低頭看自己,可這張臉……「根本就是八尺!」楨醒了,強烈的陽光從窗戶照進房子,回想著夢境,突然他想到八尺,一下子跳起,只見旁邊一個高大豐滿的女人還在酣睡,正是和自己欲仙欲死抵股交歡的八尺女!陽光照進來,此時再看八尺,和晚上燈光下看到的感覺又有不同!沒有了那一股冶艷,多了一分清甜!

  八尺微微一動,緩緩睜開眼睛,剛坐起身,還沒有說話,楨就撲到她懷里,緊緊抱住,一言不發,卻抱得死死的!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嗎?」八尺女的聲音那么甜,好像春天里的陽光般,溫暖而不燥熱!「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求求你!」八尺女溫柔的愛撫著楨,眼淚無聲的流下,是幸福,也是無奈……

  「你能不走嗎?我離不開你!」「我不想走,真的,我也離不開你,可我……我不屬于這里……」「那就帶我走吧!」楨的話再次擊中八尺的心扉,幾乎就要答應,「唰!」門突然開了,爺爺神色凝重的站在門口!「你們……你們知道你們做了些什么嗎?」他憤怒的指著八尺,厲聲喝罵著!「他就是孝武和你的孩子,你是他親生母親!你們這是亂倫的關系,知道嗎?」「那又怎么樣?我喜歡她,我愿意和她在一起!爺爺,請不要干涉我們!」楨的態度讓爺爺瞬間無語,他想都沒想的,就告訴了爺爺自己對所謂亂倫的不屑!他從小因為缺少父母的關愛,和周圍同齡人有了一道無形的隔閡,隨著年齡的增長,這道隔閡越來越深,可以說他一直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既然是他自己的世界,那么,亂倫對他又有什么影響呢?

  「你……你們……」爺爺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很生氣,可又不知道該如何指責,最終嘆了氣,轉身離開了楨的房間!

  「你是我媽媽?」「你是我的孩子……」八尺看著楨,眼神中除了愛,還有憐!「你又想了?」楨低下頭,看見自己的分身又活蹦亂跳的,準備大展身手,有些不好意思!可八尺卻說道:「來吧!你是我的孩子,我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到媽媽懷抱里來吧……」母子二人擁抱到一起,在房間里翻滾,親吻,不多時,楨的房間里又傳來了粗重的喘息聲,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你知道是爺爺請法師捉住你的?」月亮從云間鉆出,八尺靠坐在窗前,楨坐在她懷抱中,一邊把玩那巨大的奶子,一邊問著:「你不恨爺爺嗎?」「普通男人和我做愛,無論我愿意不愿意,都會被我吸光陽氣,最后羸弱而死!他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孩子,我不恨他……」八尺看著月亮,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神色,「你只有我一個孩子嗎?」「以前也有過,但都很早就死了!人的身體,擁有妖的血脈,用不了多久,就會承受不住……當時我告訴法師,已經有了你,法師才會換了符咒,允許我把你生下來!我被鎮壓在菩薩座下,妖氣無法發散,所以,很快就生下了你!」

  「我已經十六歲了……」「你和我做愛,已經把妖氣融入自己,你不會有事了!」八尺神往的說:「如果以前就知道這個方法,那些孩子就不會死了……」「那媽媽再為我生個孩子吧!」不等八尺同意,楨已經搬動她,又開始了征途!八尺沒有告訴他的是,其實,也只有和楨做愛時,八尺才真真正正感覺到了肉欲的快感!自己的身心都被楨徹底征服,仿佛楨就是克制她而生的!抱著八尺碩大的屁股,楨竭盡全力的將雞巴扎進陰道最深處,龜頭一下下的,重擊著那柔美的花芯!楨像發情的小公馬,不知疲倦的,將自己生命的種子撒入母馬的子宮!
  一個月過去,楨的變化很大!在學校開始和同學們一起有說有笑,和老師的交流也更加透徹,仿佛開始融入到正常生活中!

  「楨,你女朋友來給你送便當了!快去吧!」在同學們的哄笑中,楨有些不好意思,但充滿幸福的跑下樓,一個高大而艷麗的女人正站在樓下,手里提著裝便當的口袋。「對不起,我走的有些著急,忘了拿,辛苦又送來一趟!」「你真是馬虎,我也是順路去市場,就給你送過來了!」兩人找了個樹蔭下的長椅,楨吃著便當,二人有說有笑,絲毫不在意不遠處那些看熱鬧同學的指指點點……
  「對了,你那里還疼嗎?我昨晚有些失控了……」面對楨的歉意,八尺俯下身,溫柔的親了他一下,說道:「不要緊的,雖然還有些疼,不過已經可以走路了!」想到昨晚的情景,八尺也有些害羞的紅了臉。昨晚,楨看她體力有些不支,就讓她趴在地上,撅著屁股,自己從后面插入!本來楨已經射精,可看見她一張一翕的菊穴,竟然又有了興致,她自然不會拒絕楨的請求,將自己的菊穴獻給了楨,自己的兒子!只是她的菊穴相較于身體實在是小巧,竟然被楨的雞巴插的有些崩裂,楨擔心了一早晨!

  「我先回去了!」看著八尺那越發肥大,隨著走動一顫一顫的大屁股,楨幸福極了!

  轉眼間,一年過去,楨即將畢業,他的幾幅作品陸續在大賽上獲獎,許多大學都向他拋出橄欖枝!在導師的幫助下,他聯系了一家條件最合適的大學,準備去深造!這一年里,他變化很大,人開朗了不說,個子竟然也長高不少!他總說,這是吃了母親奶的功勞!因為幾個月前,八尺女,也就是楨的母親,生下了一個女兒!當然,這是楨的女兒,但也是他的妹妹!八尺分泌的乳汁非常多,孩子一人吃不完,楨就幫助吃了。夕陽西下,即將迎來考試,楨和抱著孩子來迎接自己的媽媽一起,緩步向家的方向走去!「爺爺說讓快點回去,今天吃火鍋,等你回去開飯呢!」「好,太好了,我也想吃火鍋了!」爺爺接受了這對亂倫母子,楨越來越像父親孝武了!

  晚上,安頓好睡著的女兒,八尺剛轉過身,楨已經笑嘻嘻的過來,抱住了她!「媽媽,我還想要個孩子,這次生個男孩吧!」「好吧,不過,恐怕到時候你就沒有奶吃了!呵呵呵呵……」「那就晚點再生,我再多吃幾天……」母子又開始了亂倫的交合!

                【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3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