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五霸游戏技巧ko
【蘇米亞戰歌】(第二章)(10)作者:indainoyakou   其它小說 
字數:8455


  第二章「基輔事變」#10

   靜謐輕擺的冬季緹花窗簾揭開如水晃蕩的青琉璃色光影,光影的正對側灑下 一片短暫的黯淡橙光,踏過昏暗光幕進入屋內的是一雙覆在絳紫絲襪下的高挑玉 腿。規矩穩重的步伐沒有激起相應的聲響,僅在窸窣磨擦聲簇擁中來到皇女殿下 床邊。

   伊呂娜將她不得安眠的憔悴臉龐仔細隱藏於黑暗中,彎身湊向殿下耳邊,朝 那較以往混雜許多的香氣出聲道:

   「皇女殿下,緊急狀況。」

   沒有反應,睡得很香呢。

   韻律的呼吸聲和平靜的睡姿讓伊呂娜心生憐惜,無奈公事公辦,她只得逐次 提高音量,直到喚醒殿下。

   一陣令人愉快卻憶不起來的美夢忽地破滅后流逝,蘇米亞懷著備受打擊的虛 無感睜開了眼。她身旁的長發美人米夏、米夏過去的矮個子琴雅、枕在大腿上趴 睡的希莉亞等人紛紛起身。琴雅為殿下點起茶燈,一副副溫暖的女體登時映入伊 呂娜眼簾。

   盡管疲憊依舊,希莉亞已跳下床取出武器,隨后才開始著衣。另外兩人的槍 械與匕首置於床下,長發披散的米夏拿起武器便護在袒胸露乳的主人身旁,琴雅 則是低身前往緹花窗廉旁待命。

   伊呂娜對眾人的反應由衷敬佩,但是她很抱歉,因為自己并沒有說明清楚狀 況為何,事實上皇女廳確實沒有遭受直接的威脅。為了表示事情并非騎士團員們 所想那般緊急,順便為殿下看似倦意尚濃的神情提供短暫的清醒緩沖,她分別和 希莉亞等人交會目光,約莫五秒后才在殿下不耐煩地注視下報告:

   「不久前帝都方面發表了正式宣言。本房可與戰情室連線播放錄影檔案,您 要在此檢視還是前往戰情室?」

   一向對皇女殿下溺愛有加的伊呂娜也沒有提供置之不理的選項,看來事態非 同小可。

   蘇米亞向站在床尾的希莉亞揚首,希莉亞轉身啟動視訊系統,琴雅與米夏兩 人則是收起了武器,分別置身殿下兩側。伊呂娜從室內飲水機倒了涼水給主人及 護衛們,隨后來到希莉亞身邊告知她檔案。

   潤過喉,蘇米亞便擁著卸下武裝后嬌味滿點的兩只貓咪。米夏穠纖合度的肉 體既香又柔軟,琴雅瘦小的身軀亦別有一番風味;她隨手撫摸她們的肌膚,意識 在柔冷的乳房與乾瘦的腹部間漫無目的地徘徊,等待床前螢幕動靜。

   針對帝都貴族們的勸說才剛展開,真希望別再出什么大事啊。蘇米亞如是想 著,和乖巧地舔舐主人手背的貓咪們一同迎來克里姆林宮的視訊畫面。

   沒有任何前言、沒有給人心理準備的時間,影像之初即是身著金紗銀綢之守 圣者戰裙的帝母大人,和閱兵典禮上一模一樣的裝扮。希莉亞立刻向著畫面立正, 兩只貓咪正欲下床,蘇米亞卻無情地扣住她們。

   第一時間令她感到不對勁的,是希莉亞身旁的伊呂娜并未採取應有的禮儀, 而伊呂娜正是這座房間內唯一先行接收到資料的人。其次,才是定睛一看進而察 覺到的異狀。

   畫面上的人并非帝母大人,而是另一張熟悉的面孔。

   『本日稍早,在莫斯科和全俄羅斯大牧首安格琳娜見證下,出於玉體不適, 瑪麗安娜四世已返還安娜塔西亞之名,正式禪位。依照本國最高法律,皇位及安 娜塔西亞之名,由朕,安娜貝兒?伊莉莎白耶芙娜?羅曼諾娃,繼承之。』
   畫面稍微拉遠,在宣言現場的白金之葉卡捷琳廳已撤下帝母大人的玉繪、掛 上皇妹的畫像;而在象徵著帝位之守圣者戰裙旁側的,確實是正裝打扮的安格琳 娜大牧首……還有罕見地身著華服的吉娜依達皇親與瑪麗亞皇親,以及披上金斗 篷、取代了原皇帝騎士團長的亞美妮亞。

   未免太快了。

   雖然帝母大人總是不按牌理出牌,但是不管她打算做什么,唯一的規則就是 抓緊帝權不放,四十年來皆如此。主動退位?這種發展根本就沒有脈絡可尋啊!
   ──等等。

   幾個小時前才出現衛星與空艦事件,現在就宣佈登基……難道是,政變?
   可是那個左派的皇妹就算貴為皇位繼任者,脫離中央政壇已久的情況可說是 沒有足夠的影響力,理應配合帝母大人順水推舟才是……可惡,這么一想不就是 真正的讓位嗎!

   逕行宣佈開戰又不給予皇女領應有的支援,和皇務院起沖突又搞失蹤,如今 還正式退出帝都──帝母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突然就將帝國核心從極右派轉為左派,難不成事到如今才想中止這場戰爭?
   盡管荒唐,這種事情的確是辦得到的。將戰爭罪名推到帝母大人與各自開戰 的皇女們身上,以溫和派驅逐激進派為名、以中央軍并未實質參戰為由潔身自保……罪責轉嫁完成,新政權或許還能諷刺地一舉站穩腳步。

   很難想像安娜貝兒寧可選擇戰爭這條路,她成為敵人的可能性實在太高了…
  …萬一事態發展至此,則有必要和明斯克及亞庫茲克聯手,誘反中央軍并壓 制帝都。

   這時畫面切近,和帝母大人相似的冷漠臉龐直視鏡頭,語氣略顯生澀地宣告 著:

   『朕將延續既有方針,基督教必須統一,望有志一同的歐洲諸國與俄羅斯攜 手完成此一目標。』

   ……并不是放棄戰爭,而是支持戰爭嗎?

   蘇米亞怔怔地盯著說完這番話便沉默下來的安娜貝兒,直到數秒后畫面中斷, 她的目光仍若有所思地停留在返回操作介面的螢幕上。

   乍看之下似乎只是急就章的宣言,實際上已傳遞必要的資訊,就科學家自居 的皇妹而言也算是符合她的作風。盡管對於講究排場與流程的多數人來說不很習 慣,反正只要知道帝權更換、舊政健在便已足夠。

   僅僅一晚。

   不……

  僅僅數個小時,一切突然就成定局。

   哪怕早已知悉「俄羅斯的安娜」這令人遺憾的游戲規則,事情發展之快,實 在令人不安……然而,南方軍制定的戰略方針本來就是建立在帝權無望、另起大 公國的前提下,只要皇妹沒翻臉不認人,說實話帝權易手也無妨。

   只是這么一來,資金調度又有額外的變數了。或許該從反對新帝的貴族下手。 思及至此,蘇米亞喚來伊呂娜加以詢問:

   「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各處機關可有證實并承認此事?」

   「無論中央與皇務院機關皆無法取得聯絡。各州及各地防衛軍倒是相繼承認 新沙皇的帝權。」

   「帝都貴族呢?」

   「尚且不明。」

   「沒有立即的大動作啊。」

   是仍受制於索可蘿?還是靜觀其變?要是能有一點風吹草動給人見縫插針的 機會就好了,著實可惜。

   「有皇姊妹們對此事表態嗎?」

   「目前沒有。」

   「這樣啊……」

   縱使沒有親暱到哪去,到底是同一個媽生的──姊妹們或許也對這場驟變抱 持觀望態度,重點仍放在各自當前的戰略目標吧。

   既已了解現況,現在該做的事情就只剩一件。

   那就是──

  「四小時內不許吵醒我,出去吧。」

   ──好好睡一覺,讓不得安寧的腦袋恢復到不影響專注力與判斷力的程度。
   「是的,皇女殿下。」

   伊呂娜為吵醒主人一事報以深深一鞠躬,然后轉身向再度寬衣解帶的希莉亞 頷首示意,將主人交付給騎士團長小姐后,便踩著無聲的步伐離開寢房。

   房門方才閉合,蘇米亞旋即傾倒在米夏柔暖的腹部上、向琴雅招了招手。當 她察覺傾落於臉蛋正面的柔軟度和預想中的觸感大相逕庭,趕緊讓正爬上床的希 莉亞取而代之。不管怎么說,比起微突的胸部,脂肪飽滿的巨乳更能舒壓啊……
  一陣帶有微香的溫暖浪潮中,茶色燈光悄悄熄滅。

   肌膚間的磨蹭聲結合濕潤細鳴將蘇米亞柔柔地包覆起來,為她一一抹去過剩 的雜念,直到睡意如漲潮般洶涌地升起。

   維持這姿勢讓希莉亞和米夏必須觸著彼此的臉頰,若是兩個小時前極度疲累 的狀況還沒話說,稍微恢復的體力加上共同服侍主人的關系,無疑使得奉上香乳 供主人舒壓的希莉亞燃起小小的欲火。

   米夏那張卸了妝后雀斑盡出的臉蛋有股神秘的吸引力,希莉亞懷著解渴的沖 動吻向雀斑下的厚唇,動作大小控制在不影響主人的范圍內,她也有點希望能被 撫摸。

   被主人擱在一旁的琴雅也沒閑著,既然主人言明就寢、團長又明顯大膽起來, 她索性爬到希莉亞身后,吻起那帶有些許汗味的私處。

   忽然享受到主人才擁有的床上待遇,希莉亞不免心生罪惡感;可是等到主人 入睡,稍微挪點時間解決也不是不行吧──想著心儀的主人卻和兩名部屬交纏, 希莉亞覺得好對不起主人,說實話也滿刺激的就是了。

   翌日正午,吉娜依達皇親抵達基輔,親自向蘇米亞傳遞中央軍已撤除對南方 地區警戒兵力的消息,并預定在此停留兩個小時。蘇米亞以上賓之禮接待,邀皇 親共進午餐。截取這項情資的萊茵無論如何都要參與,為此還特地洗了個澡、梳 理一番。看在她如此費心的分上,蘇米亞命柔伊帶著一干女仆把她困在研究室內, 這才和皇親一同步入接待室。

   結果一進門就看見身穿洋裝卻披著白袍的金發小不點在座位上朝她揮手。
   「蘇米亞,我坐這喔!」

   「你為啥在這……?」

   「你聽我說,柔伊很過分喔!自己不能來就想拖我一起坐冷板凳,所以我讓 她和那些女仆小睡一下,立刻趕來啦!嘖嘖,女人的妒嫉心真是可怕。」

   「……是啊。」

   伊呂娜也真是的,怎么沒好好把關呢?

   蘇米亞正欲喚來騎士團員護送金發小不點離席,不料對方先行以興奮的沙啞 嗓音引起貴賓注意。

   「吉娜依達!等你很久了!」

   「注意禮節,這位可是……」

   基輔之主的威嚴尚未完全發揮,就被落於肩膀的輕拍打斷。來自帝都的皇親 以富有包容力的淺笑化解皇女殿下的怒意,然后走向一臉亢奮、雙眼閃閃發亮的 金發小不點。

   「貴安,黑曜石的『玫瑰小姐』。」

   閃亮的淡色金眸隨著一記雀躍的驚呼而睜大,萊茵難掩興奮地應道:

   「嗚喔!白翡翠的強者『正攻的吉娜依達』!親眼看到你真是太感動了!」
   「好說。有這殊榮見到人稱『七花』之一的閣下,我個人也非常高興。」
   「討、討厭啦!又不是個人稱號,七花什么的……欸嘿嘿……」

   「能夠獲得眾知名調教師推舉的稱號,可見你擁有相當的實力與人望。不像 老身……」

   「不不不,那是因為你太強啦!俗人那些用來滿足虛榮心的標準,根本就追 不上強者之列嘛!」

   「你真是會說話啊。哈哈。」

   「嗚哈哈!」

   先不論一介平民居然好端端地坐在那兒和站在身邊的皇親交談,這聽來好像 在玩角色扮演的對話內容是怎樣……?就算大概明白是和夢魘有關的內容,對於 沒接觸夢魘的蘇米亞而言仍然難以融入兩人營造出來的氛圍。

   總之就當做是貴族間的寒暄吧。如此一來即使無法融入,也不會感覺太奇怪。 況且能讓皇親心情如此愉快,萊茵也算起到了些作用。

   然而這頓午餐卻吃得她索然無味。

   受邀者心情不錯固然很好,但是每逢帝都話題就明顯回避,而蘇米亞和吉娜 依達都不像帝都貴族那般三句不離八卦,兩人互動除了必要的資訊交流,實在少 得可憐。

   反倒是萊茵一逮著機會就嘰哩呱啦個不停,到底為什么區區一個夢魘能有這 么多話題好聊呢?瞧她們倆樂此不疲的模樣,蘇米亞無奈地將這疑惑拌進僅剩一 匙的蔬菜湯中,借湯澆愁般大口吞進肚子里。

   看樣子是挖不到有關帝權、皇務院以及第五皇女的消息了。帝都及圣彼得堡 方面仍然處於失聯狀態,也許等內部整頓完畢才正式與各皇女領恢復連線吧。
   吉娜依達直到離開基輔前都沒有透露更多情報,費心招待卻換了個鎩羽而歸 的蘇米亞不免郁悶,但也無可奈何。

   盡管獲取的資訊進展有限,終究是明白了最重要的幾件事情。

   首先,由於軟禁事件引發南方軍和中央軍對峙的狀況已經解決,武裝完備的 二十萬后備部隊隨時得以調動。

   其次,皇務院與莫斯科防衛軍失去聯系,其力量很可能正在被瓦解,必須放 棄對這兩股勢力的期待。

   最后,降落於基輔空防司令部的航空艦艇戰斗群……兩艘航空驅逐艦及一艘 航空偵察艦,徹底沖擊包含她這位皇女在內的當地人員之余,亦證實了空中艦隊 的存在。

   過去不曾聽聞、理論上根本不可能達成的軍事科技,中央軍做出來了。
   列強們數度開發失敗因而沉寂至今的動力裝甲,中央軍也做出來了。

   協助中央軍完成這些玩意的,正是雷克斯工業──和研究出夢魘剝離劑的雷 克斯藥廠屬於同一血脈的全球型企業。

   這世上居然還存在著具備遠超世界各國尖端技術的民間企業……怎么想都大 有問題。

   這件事絕對有必要加以詳查。

   卓婭忙著指揮戰線及調度部隊、親衛師團隨時準備南進,希莉亞、伊呂娜和 葉卡上校都各有任務,眼下綜合信賴度與技術力的閑暇人等只剩下──已將皇女 廳內的夢魘研究室搞得有聲有色的金發小不點。

   雖然是個很讓人傷腦筋的矮冬瓜,其特殊的行動力與挖掘力多少值得期待。
   蘇米亞抱持不妨一試的心態,前往落成至今還沒正式踏入過的夢魘研究室。
   原本只有兩張雙人床尺寸的舊空間,在萊茵以命令狀硬是打通左右兩側的備 用接待室及本樓餐廳、強佔地盤后,理應寬敞到令人心曠神怡才對。可是當伊呂 娜推開研究室的大門、引領蘇米亞入內時,呈現在皇女殿下眼前的卻是一大堆幾 乎吃掉大半空間的小隔間,有些還是用瓦楞紙和窗簾被單擋起來的急就章。
   隔間外靠墻處要不是堆滿雜物就是放了張堆滿雜物的桌子,各式電腦零散落 於雜物間,許多主機不約而同發出高速噪音運轉著某些程式,但也有一臺空閑著, 桌面佈景大剌剌地放上動態明星裸照。

   這邊有個像老師的高齡者在墻壁白板上寫著看不懂的數學式子,那邊一個彷
   彿自閉患者般縮在雜物堆成的角落抱膝低語著成串數字;紮起小馬尾的柔伊身披
   衣領處沾滿汗水的白袍走來走去和那些怪怪的人交頭接耳,同樣紮起馬尾的 萊茵正從右手邊最后面的長形隔間步出,她身后跟著一位赤裸著貼了好幾塊滲血 貼布的黃種美人;有個邋遢的助手正幫美人兒拔掉貼布,接著換身穿粉紅色護士 服的女士替那人拔除貼布后顯露出來的傷口進行處理。

   總之乍看似乎是一團亂,稍微觀察就會發現她們各自都在以獨特的方式及速 度作業著,不管人類還是電腦。

   萊茵過了會兒才注意到殿下光臨,她沒有直接趕過來,而是站遠遠地朝這兒 大喊:

   「蘇米亞!你來干嘛?」

   整間研究室除了柔伊和少數幾人向蘇米亞行禮,多半仍各忙各的沒有交集。
   蘇米亞不太習慣這股太過學術的氛圍,多重噪音交織在一塊、雖不難聞卻很 微妙的氣味也都令人感到頭疼,於是只好差伊呂娜委屈萊茵出來一趟。

   「干嘛神秘兮兮,直接講就好啦!啊,你要不要喝茶?我們有上周才從夢魘 中解析成功的紅茶代碼喔!不加鮮奶的那種,只比沖泡式茶包難喝一點!」
   都派人叫她過來了還在那兒大聲嚷嚷,真不想跟著她扯嗓子大喊。蘇米亞給 了她一記皺眉招了招手,不等她抗議便轉身離開研究室。

   數秒鐘后,一道小而急湊、一道大而沉穩的步伐紛紛來到走廊。伊呂娜關上 大門,頓時安靜下來的走廊接著響起沙啞的呻吟。

   伸完懶腰的萊茵將她卷起袖口的雙手插進白袍口袋里,走到蘇米亞面前抬頭 問道:

   「所以說到底有什么事?啊,如果是那臺中古電腦,我買定了喔!限時特價 只要七十九億盧布耶!」

   「……給我另尋資金管道,不然我破產給你看。」

   七十九億也敢報上來,想當然耳那張申請單被狠狠打了回票。萊茵鼓了鼓嘴 巴說:

   「真小氣啊。好啦,我再看看。所以呢?是要談什么?」

   「你能調查雷克斯相關企業嗎?」

   金發小不點挑起半邊眉毛。

   「那種事情應該動用國家資源吧?像是什么安全部啊、什么調查局啊、什么 軍情處跟什么委員會之類的。」

   「我無法動用中央資源,南方軍的人力與財力相當吃緊,沒有大規模搜查的 余裕。」

   「就算你這么說……啊,記得昨天那張設計圖嗎?上頭有寫葉卡捷琳堡。」
   「嗯。」

   「派出精銳部隊突襲那個地方、綁一些雷克斯技術人員回來怎么樣?」
   蘇米亞盤起雙手嘆了口氣。

   「……烏拉爾州的駐紮部隊有一百三十五萬,葉卡捷琳堡還是比帝都更加封 閉的特別管制區。」

   「也就是說──?」

   「辦不到。」

   「嗚,現實總是如此殘酷呢……就像柔伊妹妹的身體。」

   「柔伊?」

   這次換萊茵裝模作樣地盤手嘆息,擺出一副很是困擾的表情說道:

   「明明是這么清純可人的年輕女孩,下面卻是大魔境……枉費人家當初還期 待見面要好好調戲她的說,結果居然是不用拳頭就無法滿足的變態!世界的惡意 實在太可怕啦!」

   ……姑且不論自個兒悲憤起來的金發小不點,柔伊那甜美系女孩竟然有著如 此成熟的身體、如此驚人的性欲嗎?看來是該對文官職改觀了……改觀的第一步 就從傳聞中的大魔境開始吧。

   「你在笑啥……該不會是想抱她?」

   「說什么蠢話。」

   「我勸你不要自討苦吃啦……那個,像森林一樣唷……千年古林的等級……」
   「你也太夸張了。」

   「真的啦!根本盤根錯節了唷!黑麻麻的禁忌密林、陰濕的肉紅色森中湖、 無底深淵般的黑暗深穴!啊,還有被漆黑枯林包圍的活火山口!連肚臍也長毛唷!」
   「想像力豐富過頭了你。而且最后那個干嘛不跟著比喻……」

   萊茵一副就是過來人好心勸戒的姿態,正打算繼續講個不停,研究室房門就 打了開來;不知情的當事人柔伊很有規矩地向蘇米亞行禮,隨后小跑步到萊茵身 邊,向她遞呈一張附有圖表的資料。

   蘇米亞、伊呂娜與萊茵同時盯著柔伊下半身。

  這就是同時散發出青春活力卻又深藏不露的淫亂身體啊──蘇米亞與伊呂娜
   各自在心里為柔伊打上新的分數,然后又因為柔伊害羞的反應將那分數開根 號乘以十。

   「那、那個……請問我怎么了嗎?」

   金發小不點一手扠著腰、一手向隱世高手比了個大姆指,愉快地說明:
   「我們才剛聊到你!了不起的大魔境!」

   對那詞彙立即產生反應的柔伊悲慘地放聲大叫,緊接著拼命向身旁的皇女殿 下解釋:

   「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那是萊茵小姐自己做夢夢到,她就一直消遣我……可、可是!人家那里才沒有這么夸張!」

   蘇米亞維持盤手姿勢,向柔伊揚起富有包容力的微笑說道:

   「不必感到害羞,欲望旺盛其實是件好事,不過還是要注意衛生。」

   「并、并不是真的!人家的……」

   「就是嘛就是嘛!柔伊的大魔境真是傷腦筋呢──」

   「嗚……!萊茵小姐,太過分了……皇女殿下,人家真的是清白的!如果您 還是不信的話……請……請親眼見證……!」

   沒想到滿臉通紅的柔伊還真的打算要當眾脫褲。萊茵在一旁幸災樂禍,幸虧 伊呂娜反應快速,才防止傳聞中的秘境在走廊上公然曝露出來。

   「伊呂娜小姐!請讓我證明我的清白!」

   「請冷靜下來,柔伊。」

   「不行!皇女殿下和您一定是誤會了,我一定要……一定要讓你們看清楚才 行!所以拜託了……請讓我脫下褲子,兩位看一眼就好,拜託!」

   這下不管大魔境之謎是真是假,可憐的柔伊都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贏來了癡女 稱謂──瞥了眼在走廊兩側豎起耳朵聽個一清二楚的女仆們,蘇米亞這回真有點 為柔伊感到不舍。

   再待下去也無濟於事,蘇米亞向萊茵下達從各方面搜查雷克斯企業的命令后, 即帶著伊呂娜……不行,現在讓她松手馬上就會春意盎然……蘇米亞臨時徵召看 好戲的兩名女仆接手柔伊,這才領著伊呂娜離開吵吵鬧鬧的夢魘研究室。

   「等……請等等,皇女殿下啊啊……!」

   柔伊那淒厲的呼喚聲未免可憐了。雖然從那反應看來大概不會是什么奇特的 大魔境,還是該傳她夜侍一番好化解心中的芥蒂嗎?

   可是總感覺提不起勁啊……對於引起了自己興趣卻意外普通的女體。

   萊茵說得沒錯,世界的惡意實在太可怕了。

   西元二一五五年,正月下旬,神圣俄羅斯帝國第二皇女蘇米亞?妮拉耶芙娜? 羅曼諾娃率二十萬俄軍南下進入新喬治亞。同時,羅馬尼亞─保加利亞聯軍於塞 爾維亞東境完成準備,總數七十九萬的盟軍兵力於巴爾干南北展開。

   包括第二皇女領、南方領土及盟國領土的后方人員和新一波預備軍人在內, 俄羅斯南方軍動員的戰爭人口已超過六百萬人。

               《第二章完》

   「怎么了,這種時候聯絡。」

   「什么啊,居然因為太無聊專程用撒母耳……」

   「知道啦。你說吧。」

   「嗯。」

   「嗯。」

   「我在聽。」

   「那些事情根本不重要吧。」

   「我意思是,反正已經贏了。」

   「美國?」

   「哈哈,都要兩個月了,她們早就可以從義大利和以色列出兵。」

   「說這些也沒用,因為她們圖得本來就不是戰勝。」

   「所以說,二次大戰后干涉俄羅斯的都沒好下場。只不過歐洲恢復得比較早 罷了。」

   「好啦,德國也很厲害,可以吧。有夠小家子氣。」

   「哈哈。」

   「嗯。」

   「對。」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嗎?『志同道合的敵人』。也就是說,實際情勢應該是……等等。」

   「回來了。」

   「沒什么,只是無聊的俗事。」

   「嗯,我在聽。」

   「深有同感。」

   「沒錯,女兒這種東西,乖乖聽話的最好。」

   「少啰嗦,你明明只多我一個。況且就技術上來說是一樣多。」

   「你說。」

   「嗯。」

   「的確該處罰,如果屢勸不聽。」

   「失職?」

   「嗯。」

   「你的立場真是尷尬啊。不,應該說是微妙。哈哈。」

   「不一樣。我可是握有主導權喔。」

   「我認同。」

   「既然如此,設下陷阱以逸待勞不就得了?」

   「就是那樣。」

   「所謂的狡兔三窟吧。哈哈。」

   「最終關頭你下得了手嗎?」

   「畢竟是女兒嘛。」

   「我沒有在質疑你的邏輯。根本就沒必要這么做。」

   「少來。」

   「嗯。」

   「我說過不一樣。」

   「對。」

   「聽你這么說真的很好笑。」

   「反正,這個世界……」

   「我沒忘。」

   「必要時,我不會像你那么多愁善感。」

   「聽話的女兒就該褒美,叛逆的女兒不要也無妨。」

   「我就是這樣的女人啊。」

   「哈哈。」

   「知道了。」

   「知道啦。」

   「嗯。」

   「下次聯絡,就是全面戰爭的時候。」

   《第一部「俄軍出擊」 完》

                 待續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